Morganite

到朋友的店交收,看到這個吊咀呼喚著,見價錢不貴又沒戴過摩根石,帶了回家。回到家他也待不久,一直呼喚著啟動,要在秋分日戴上。

啟動的時候喚醒了某次mediations 收到msg的記憶,那麼幸福,但現實卻有點遙遠。

過後找回坊間「功效」,才知道是治療感情的創傷,怪不得⋯

不知道還有沒有勇氣遇上下一個呢?

Jeffrey James Botanicals

之前在iHerb買supplement 手多買了一枝「The Light」試試,想不到好有驚喜,皮膚好吸收,唔夠瞓搽完上妝都不錯,search了幾個外國review (其實好少)都說不錯,就追加另外的產品回來,全部都甚有驚喜~

比起之前用的牌子其實不算貴,iHerb偶爾也有特價,其他護膚品用完後都可以再試這個牌子其他產品。

不過其實有懷疑產品是手工製作。網上見到的包裝跟收到的不一樣,有樽蓋未扭實,但無漏無變味,也就罷了。

快用晒其他護膚品,轉用呢隻先~

LTTW

早兩星期因為要覆診就順道去LCK拎訂咗的口罩,又發現原來買黎達達榮新出的塔羅牌那間店只在樓下,就上去敗個家,豈料遇到有個人專心坐埋一邊係塔羅牌poster上畫畫。

戴住口罩又同未見過真人,為免搞錯,其實都掙扎好幾分鐘,又google下真人的樣子比對,發現髮型應該一樣,就膽粗粗問店員可不可以請老師簽個名。店員起初面有難色,「都可以嘅但係低調啲囉唔想係疫情引來人群排隊⋯」但忽然利志達出現,二話不說就拎書拎牌行過去叫老師畫,老實講除咗又驚又喜,還相當尷尬。

打斷老師專心作畫真係唔好意思,但他超好人給我畫了幾幅大作。一邊問一邊聊塔羅的總總 – 原來他初學不久,但又好想試下畫,又問我覺得副牌點,牌面覺得怎樣。雖然喜歡塔羅牌,但記牌實在有難度,加上好耐冇用(因為都唔太需要用,又冇人問我),其實都有點生疏,不過牌畫的好直白是實話,沒說的是新手畫出來應該好夠用了。

牌放了兩個星期終於開了出來影相。七月加上種種有點能量浮遊,可能再過一陣子再研究會較好。說起來其實有兩副勁牌買了未開過,當中買錯那副放在櫃裡已經三年(被老師稱為自來牌),連author都轉信埋基督教(!),可能因為這樣仍然未想開,怪不得牌來時放在床邊幾日都不得安寧,一收埋就瞓得好,未夾就真係無辦法⋯

好似又說遠了。其實想講見到本尊真係好開心,嗰日好順利好似中獎咁,可能當中有啲message不過未get得到,又或者我要重新再pick up番本塔羅大書都說不定。

White Sage

早陣子醫師DM邊度有鼠尾草買,家中有存貨就分了幾棵給他試。通常佢問「邊度買」同「幫我買」無大分別,本人都願意做代購坑人落搭,經桔介紹買了這個組合 x 2,一份給自己,另外的聖木塔香是坑野豬的,哈哈。

這批鼠尾草好白好香,後來和pole dance 的老師講起水晶,又分了一點給她坑了她和髮型師男友落搭。不曉得她喜不喜歡,始終能量的東東不是人人一時三刻接受得了。

當然希望多些人用鼠尾草是好,為自己和世界清清能量,減輕宇宙的負擔啦。

薰衣草晶

(朋友送的粉晶心和一見鍾情的薰衣草晶)

手鍊帶回家都一段時間,原先跟朋友的一條放在Crystal bowl 旁每天叉電,朋友那條已經交送但自己那條覺得還未到時候。初一原是好日子但也感覺未到,碰巧朋友約今天到黃大仙,加上元宵月圓好日,就為她啟動。

除了愛情,更重要的是給自己更多的愛。

粉晶燈

病假在家瞓太多,簡單整理一下。這盞燈是早前鹽燈壞了靈機一觸試配出來,想不到效果非常好,粉晶柱看來很喜歡這個安排。

看著看著都覺得好有愛~ ❤️

手信

耳鳴未退,唯有去晉見野豬,順便畀埋東京之行手信。不過醫師睇來唔太欣賞⋯

「吓買呢樣⋯ (說畢拎另一件佢其他朋友的手信比對放埋一齊)又唔用得,邊有地方擺?第時死咗又要搵人扔。」

「邊有咁易死呀?」

「而家話唔埋喎!」

(⋯下略討論本人買嗰件手信的可行用途及其他閒計⋯)

然後佢條友仔篤下手提電腦旁的達摩。

「咦好得意喎!係京都買架?」

「係呀!」

「點解我係東京見唔到呢啲架?」

「鍾意呀?畀你囉!」

「真架?唔好意思嘅!」

「拎啦,我仲有。」

「咁我唔客氣啦!」

然後同佢講出年去京都,畀佢一邊把脈一邊潤我買了貴機票⋯

係囉其實出年都去,仲拎人地嘅達摩又真係唔係幾好意思嘅⋯

珠寶展

比起鑽石,更喜歡呢個東東,而且便宜好多~😂

第一次跟朋友去珠寶展,買到心頭好啦。

看看有沒有機會係呢方面有發展一番技能先⋯

Shungite

因為要幫舊同事和朋友買,所以也入手多兩條,一條給自己和工作辛勞的某人。

從俄羅b寄到以後只拆了盒,就一直放在一旁等感覺到。那天明明穿了鞋準備離家,卻又強烈覺得要帶某人那條外出,結果那晚某人也臨時約晚飯。雖然有點氣但也赴約了,吃了菠蘿包後氣也幾乎消了,一邊想還是遲些給他但又被感覺催著,整晚心裡掙扎送出還是算了當留為紀念,最後還是鼓了勇氣聽著心的指引唐突地送出。

有時想跟他說說關於自己有趣的事,例如小神婆這些。不過我問過他的他也沒打算告訴我,所以或許他覺得這樣也可以了。之前一直很氣,即使以朋友立場來說也覺得很沒有安全感,但細想,大概不是他故意不說或隱暪,可能是我沒有令他感到足夠的信任吧。

收到Shungite 的他怎樣想也沒有再去想了。過往給他帶過的手信不管是他要的還是我買的都沒有聽說過喜歡。心裡希望他會將手鍊帶在身旁,是誰送也不再重要,重要能給予支持,也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