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微笑

收工回家看到初起的滿月,悲哀的感覺才湧現。

沒想到雨傘後已不再聯絡的 send 來一段片,一句悔氣說話。因為太震驚,只跟兩個熟絡的朋友說。一個認識他,一個不認識。

那段初認識的日子,聯絡得很密。WhatsApp 未有的年代,每每對談都是電話。每天六、七個,說很多的話。晚上的時間談最久,電話另一端總是有背景音樂,三人組合的國語歌不斷重複,他近總是問「點解又唔開心呀,笑多啲啦!」又會唱會引人發笑的歌。

然後一天,因為要處理家裡的事,他慎重的道了歉,說不要等不想拖累,退了學,全力去負起照顧家的責任。

雖然沒有再見面,但每年添歲的一天,還是會收到提醒要開心的生日短訊。

直至有天晚上落車回家收到他的電話,說我了通電話卻一直沒作聲,擔心我有事,接連打了好幾個電話我才聽,那夜他告訴我他的工作,當時是一份與他性格很相配的職業。

斷斷續續的聯絡著,原本說好要再見面的,說好了教我學潛水,但926第一發的催淚彈,在面書看到他一句「差人做嘢」讓我很憤怒的回應,那天以後,又回到各自各忙碌的人生。

記得那時候跟也認識他的朋友說,緣份總是註定的。如果開始了才發生雨傘,以他有義氣的個性,痛苦與難過可能會加倍。

那本來是放在黑盒、封塵了放下了的往事,五年後今天因為幾句message 而重現。

跟不認識他的朋友說,popo應該壓力到了臨界點。其實我不關心popo,只是這讓我擔心他,說不出口,但心裡卻是。有甚麼令他五年後再給我message,除了一句悔氣說話,還要加句對不起?

靜下來想,或許他不是想對我說,是想向整個香港人說。或許會有人覺得傷感是徒然,但以往認識的他是正直的人,許多窩心的回憶,還是讓我想相信他。

其實幾乎忘掉,十多年前開始寫blog的原因,是因為我跟他的第一次別離。

希望他在黑暗中仍然有光。

願一切安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手信

耳鳴未退,唯有去晉見野豬,順便畀埋東京之行手信。不過醫師睇來唔太欣賞⋯

「吓買呢樣⋯ (說畢拎另一件佢其他朋友的手信比對放埋一齊)又唔用得,邊有地方擺?第時死咗又要搵人扔。」

「邊有咁易死呀?」

「而家話唔埋喎!」

(⋯下略討論本人買嗰件手信的可行用途及其他閒計⋯)

然後佢條友仔篤下手提電腦旁的達摩。

「咦好得意喎!係京都買架?」

「係呀!」

「點解我係東京見唔到呢啲架?」

「鍾意呀?畀你囉!」

「真架?唔好意思嘅!」

「拎啦,我仲有。」

「咁我唔客氣啦!」

然後同佢講出年去京都,畀佢一邊把脈一邊潤我買了貴機票⋯

係囉其實出年都去,仲拎人地嘅達摩又真係唔係幾好意思嘅⋯

淺草寺

桔說拜神要在晴天。六日東京遊只有一日晴,那天剛好去了河口湖,到淺草寺是旅程最後一天,雖然好可惜又著唔到和服,都要依去年的約而來。

今次記得流程,先上香後求簽,去年人多又朦蔽蔽,所有次序掉轉晒,好在神明冇怪責。

今年求得四十三吉。其實求時沒有特別想法,單純想請神明給指引。後來回到香港與舊同事爸打討論早陣子分享的面書帖文,爸打說起便贈言解簽幾句,卻比網上找到的解說一矢中的,第一句就應了其中一個願,淺草的觀音可是觀吾透徹啊。

過去一年其實都平安和有驚無險,誠心感謝神明保祐,不過今次就沒有特別應許明年再去。收到的感覺是觀音應答說「得架啦」,就一切隨緣好了。

回到香港又因緣際會訂了明年京都之行。這次是有趣而又隨心的組合,相當期待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