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

#12 《小團圓》

第一本看的張愛玲。

從來沒怎樣研究她是一個怎樣的作家,許多人看過、拍成電影的著作沒看過。一來就看差點隨著張離世而湮滅的作品,是因為書名使然。

章節雜亂,信手隨記。刻骨、真實。

看了一些書評,這書作可說是張的自傳。看時不禁想起一點過去的事。邵之雍和九莉的戀情,說不上真誠動人,但她對他的付出,一個新潮女子,還是會有放不下的時候。

坦白說,世間有那個女子真能穿越情感的枷鎖?能的,她的路一定走了好長、好遠。

療癒

 昨晚發了一個很恐怖很難過的惡夢。醒來的時候才發現不過睡了一小時。難過得像要哭出來的夢,但看了時間感覺淚水並沒有湧出,合上眼竟又沉沉睡去。

早上往巴士站時在公園地下看到第一片羽毛,沒撿。再走多兩步竟又再看見。沒有再視而不見的理由。

水逆第二天。交通阻滯。原定早出門早返工以應付忙碌一天,變了幾乎遲到。電腦緩慢,工作一件件接踵而至。本來不需要OT太久,但因為著實需要休息,結果就坐在座位放空。旁邊的阿姐都不敢作聲。

累極收工,心口像塞了一顆大石,連呼吸都需要用力,鬱得說不出話來。

巴士上那抑鬱而至,竟然想哭都覺得乏力。其實沒有覺得有很不開心的地方,但偏偏覺得糾結,但連原因都沒有。平日振奮的曲目起不了作用。閉上眼一刻鐘,與自己共處。感覺胸口的納悶,陣痛。

張開眼,想起今天看到的Angel number。333/444/555。在忙碌中忽然敲一下鐘,但我震一下又忘了。

還有兩次大雨來臨前最後一刻躲進室內。

回到家附近超市快要關門,還是堅持在最後一刻買了簡單的食材,專注地洗切剁。到煮好一刻,心痛停止了。才不過二十分鐘光景。

一個人的日子,總要找到給自己療癒的方法,對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生命之花的靈性法則2》


#11

買了快三年,終於看畢。這三年,每次看到一堆數字、算式、幾何圖案就一頭霧水,看不夠兩章就放下,結果整整三年。

(為著要看得明,曾經試過用好老舊的方法 — 將書放在枕頭底超過三個月。連讀書時都未用過這方法)

看《生命之花1》是辛苦的。縱然知道宇宙無限大,蘊藏著許多人類未知或難以解釋的事,但心裡知道,和腦袋接受,是兩回事。《生命之花1》說的是生命之花由來,人類的由來,天狼星人、火星人,金字塔的秘密、性的能量,其實是打個底,在《生命之花2》,探討和教授怎樣開啟和運用梅爾卡巴(Mekaba)的方法。

看埃及的秘密學校、金字塔的用途是有趣的,梅爾卡巴是怎樣運用也有趣,但這本書的核心 – 開啓梅爾卡巴的練習我直接跳過了。學習Reiki已經讓我感到足夠的支持,梅爾卡巴太多的未知,所以在沒有導師的狀況下,還是覺得不宜自行修習開啓。

書尾段講及次元的部分,高我連結、奇妙事件 (即吸引力法則的運用) 都不是新的見解,不過探討也有趣的,對想在靈性成長有一定作用。但太受影響恐怕會有點離地。

雖說如此,在講述生命之花(很大部分)還是一本非常深入的書,想像不到達文西黃金比例原來也是從生命之花而來。光是這部分已經很值得看了(埃及的部分也是)。可能日後翻看會明白更多啦。

看了兩個多月,讀書速度緩慢中。

鋸扒

已經唔係第一次,一個女生走去鋸扒。


上周五,跑馬地。

晚上9點先碌到入去,沒啥選擇。幸好遇上小店cafe一間,只得兩枱客。點了晚餐,羅宋湯淡如水,牛扒卻出奇地有牛味,還自動煎至medium,有驚喜。

這一頓,80有找。


再來身處灣仔舊店。那夜跑馬地搭叮叮回城,看到這家小店,心想可以一撐。

結果呢?牛扒薄,吉列魚是軟的,還隱隱透著快變壞的味道。

很多時放工想醫了肚才回家。車仔麵米線已經時時食,茶記也是。一個女生難得附近找到靜靜又不貴的店⋯但失望囉。

一陣埋單,連加一大概要一百大元。無下次咁囉。(還有,覺得有野咬)

跟敗


如題。碰巧serum面霜全用光,就跟敗iHerbs回家啦。下單幾天就到,上星期已收貨。

Powder有驚喜,發熱的。

右邊的防曬是一個月前開始面部療程買的。療程開始後不能搽粉底,平常用防曬粉底的我只好特地去敗了防曬回家。

見到分享時不禁想:好巧呀!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敗物.

跑馬地


周五晚,依舊的沒約,收工沒目的地亂晃往跑馬地方向去。

到跑馬地是一隻手都可以數得出的次數。上一次去跑馬地已經是四年前,幫一個當時在雜誌社工作的朋友扮媒做訪問。訪問很簡短,只有三條,然後拍幾張看起來很快樂的照片。那個專題的每個被訪者都回答了三條問題,只有我是兩條。

有朋友知道這個訪問,特地去買了雜誌看。然後她問為甚麼只有兩條,第一條為甚麼沒有回答?

「你快樂嗎?」

總覺得雜誌社工作的朋友是有心的。故意邀請我做訪問,是要我再一次面對自己。印在雜誌上永遠沒有回答的一條,也是一個絡印。

***

第一次用走路的方式進入跑馬地。沿途靜得出奇,心裡除了寂寞,竟還感到害怕。一個人白天的走得很遠,並不表示夜裡也能孤獨的走。路上回憶起夜裡在港島相伴而行的種種。有一刻想往回走,然後直接跳上巴士回家去。可是心裡還是掙扎著想試試走得幾遠,想著想著不如到電車站就跳上電車往回走吧,結果還是一步步在馬場邊走過寂靜樹影的街。很多很多年前和初戀人生第一次去跑馬地然後吃那家對我們而言是昂貴的日本料理店,其實早已不在了。

*** 

往回走選擇了電車,跳上電車滿滿打機的乘客。聽著千嬅的過,看著電車在一尊尊十字架邊路過,才一剎那風景,就回到原本轉折往跑馬地的路上。跑馬地那回憶,忽然像夢一樣只是幻想出來。

至少明白,世界是圓的,無論多曲折都有路到達應許之地。但,有誰能保証一定能到達呢?

「我想知   如何令雪地花開

如何赤足走過   茫茫深海

超乎奇蹟以外」

跟著摩西渡過紅海的以色列人,在橫過紅海以後,有沒有覺得像發了一場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