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坪平原


老實說認真地行山還是頭一趟。挑戰二星的昂坪平原。說來慚愧,住鞍山超過十年還是第一次來。

往山上走的路不算辛苦,但因為不常行山,有點氣喘。但上到昂坪,就一切都覺得值得。

如果不是臨時決定去,會想停留耐一些,靜靜欣賞遼闊的美。

回程往西貢方向,山路如推友說很滑,要行得好小心。那對本來是跑步的鞋,結果用來行山,雖不該,但不錯。

這些年,愛上戶外的風景。熱鬧和煩囂,都不想再追求。

***    ***

如果,能再結伴看景,那多好。

NB


波鞋來說,有點NB情意結。人生第一對買給自己的運動鞋,是大學時特價區$90的啡藍574。

轉眼不知幾多對NB了。家裡一對在去年雲南天雨厚實的泥染黃後,雖然很喜歡,但已經甚少穿了。(極後悔著去雲南)

近年腳患甚多。小時候穿了好多年夾腳白飯魚(婆婆一直投訴腳大得太快,於是忍得就忍,上運動堂不郁動是對策),扁平足轉趨嚴重,早陣子又拗柴,不得不對支撐住成個人的雙腳好些。早陣子去了兩日的camp,只得提早換新鞋的安排,但未找到心水的,直至⋯

是啦就是這對,不過買兩對有折啊!現正尋覓同樣想買NB的人⋯ 不禁想,情侶們結伴去NB買兩對有折還是情侶鞋真是幸福極了!(發傻中)

然後我決定忍忍手。看看有沒有機會找到人也想一起買。有折的呀~ (情侶鞋就不敢想了)

慳家生活不易啊!

銓滿記


跟朋友約在旺角交收,順道吃過飯。

兩個女生不一定要扮文青,帶朋友吃茶記殘忍飯去。

窩蛋牛是至愛,但水準比以往吃的略差了點,味道還是不錯。

蒜蓉粉絲蝦有驚喜,好入味。平常獨個兒來開飯不會點,兩人先敢試新野。

其實跟煲仔飯有送原盅老火湯。上桌時太餓,已清。

簡單一餐已經好滿足。

烏溪沙


朋友歸還相機,周日午間有點陽光,就到烏溪沙走走。心心石灘那邊一向人多,旁邊這個石灘,很寧靜。

來到時已經有點天陰,布鞋在石灘上走有點不穩,右腳還有點隱隱的痛。

雖然如此,看到海和廣闊的景緻,也是值得的。

回憶


重溫的不止是《秒速》,被儲存深處的記憶,滿月之夜,人靜之時出現。

在潘朵拉盒子裡的回憶,連同以為埋葬了的感受,躲避不過,回來了。

由寒冬的理智與感情開始,兜轉,落差。巨細無遺,回憶,比路軌還要長。

終於明白,倘若捨不得,就不需要勉強放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秒速五厘米》

%e7%a7%92%e9%80%9f5%e5%8e%98%e7%b1%b31

因為新戲的緣故,推特討論起《秒速》。於是,重看第三次。

好多的細節都模糊了。漫長得像永遠不到站的冬夜火車、久別重逢的淚、櫻花樹下的吻、耀眼往天空奔馳的太空船,還是瀝瀝在目。

有推友說不喜歡《秒速》,很喜歡OST很好,畫面「靚到流淚」,但對男主角卻不欣賞。

所以重看了。第一部,就已經完全沒法止住眼淚。

『在那一瞬間,我好像知道了「永恆」、「心靈」或「靈魂」的意義』

我想,大概推友不滿男主角無法釋懷初戀,無法往前走,甚至乎,連交往三年的女友都選擇離開。

因為心。

我是這樣想的,貴樹並不是無法往前走,只是沒有再遇到一個靈魂心靈相交的人。如果曾經在關係中有過這個感覺,是難以回頭的。

或許會說貴樹沒有把心放開,所以也封閉了自己再遇上靈魂相契的人。但我想不是的。跟前女友不是通了過萬的短訊嗎?心的距離也不過只前進了一厘米。

靈魂相契,人生,能遇到幾個。沒有一言,不需多一語,你輕輕的抬起手臂,我帶笑伸手進你的臂彎。溫柔的靜謐勝過千言萬語。

孤單的貴樹,選了一條難走的路。但他一點也不茫然,只是沒有再遇上對的人明白他而已。

風起了

送你。

那道暖暖的光線 漸透入了窗邊
睡眼惺忪依稀望見 斷線風箏空中獨處
任滿地碎葉 微風捲起數片
樹幹棲息那雙雛鳥 或有天追尋理想 飛散不見

願你可 於他方過活別來無恙
人在某異國 但遺下印象
自那天 暗自蕩漾年少的空想
隨著你別去 路太漫長

夢裡看風起了 靜聽候鳥歌謠
湖畔 抱著你輕飄
時間擦身走了 目送初春日照
當你回頭微笑 成長了
我也得開竅

你贈我那本畫冊 讓往事更深刻
沒照相機一起自拍 便以寫生替青春定格
未兌現約定 回憶地已清拆
願這天光陰倒轉 遲鈍的我為你告白

夢裡看風起了 靜聽候鳥歌謠
湖畔 抱著你輕飄
時間擦身走了 目送初春日照
跟你純情年少 同望過溫馨破曉

夢見你的淺笑 曾約會那道橋
聊著 故事還不少
驟眼已天光了 換上今天日照
天與地遺忘了 怎隔絕世俗煩囂
都慶幸我共你遇見讓成長的天空映照
最美的心跳

Supermoon

看到的時候她已經高掛,沒有拍照。

聽說是近70年最大的滿月。

會不會是人生最後一次看的supermoon?

每一次,都在想大概這是最後一次。

只欠一點的決心。

回到原點。人生也得繼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溫柔

Mocha @Return Coffee

早上起來悶悶的,那種抑鬱有點揮之不去。

結果在堂上拗柴,冰敷一會後,只想喝一杯有拉花的咖啡。

問住和工作在觀塘的朋友有哪家cafe介紹。他說了一家在studio附近的,而且剛離開,但我已在AIA 附近了。朋友於是介紹了這家,就小心翼翼一步步行過去。

點了mocha,開了卷,聽著朋友給我的錄音。肚餓點了blueberry muffin,專注地用匙羹刮著最後的蛋糕碎。

「不如叫多個啦」

昂起頭,朋友就站在面前。

坐下他說,是在家附近跑來的。怕我已經走了。

不止一次這樣的低落,他忽然出現來跟我短短的說話,給我一點打氣。

談談哪裡的咖啡好喝,婚禮籌備的進度如何,拿相機出來教我用(在用的相機跟他同款,他代購的)。明明整年沒見,卻天天說著話,他的溫柔,總是讓我好生內疚。

一個如此純真的朋友,擁有單純的生活,曾幾何時我竟自以為是的想要炸破他的天真無邪。到最後,炸彈沒有放。反而是他炸醒了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向,他的溫柔讓我學會了尊重。

鬆弛熊也是特地買來送我的。

或許我沒法遇上相伴一生的一位。但,身邊總有很多很多的朋友關愛著我。這份溫柔,已經是很大的恩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