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儂牆

因為家裡的香枝用完,推自己過海做完瑜伽順便去一趟Sogo 打算用剩下來的 coupon買日本香。

到車站前離遠看到銅鑼灣的連儂牆。明明一切還在繼續,但才不過個多月的光景,感覺仿如經歷了半年那麼長。

身心都很累所以沒上去看,但第二天714在沙田連儂牆留言了。

Butcher’s Club

做完面去開餐。

其實都一段時間沒幫襯,以前是先落單付款後送餐,不過已經改了。

經過連日的疲累,一邊吃一邊發呆,結果沒埋單就走了,在回家途中才想起吃了霸王餐。

第二天約了朋友見面,就約在附近先埋了吃霸王餐的帳。店員好開心,說「我認得你架記得你食咩。」

真係要小心唔好做錯事至得。😂

珠寶展

比起鑽石,更喜歡呢個東東,而且便宜好多~😂

第一次跟朋友去珠寶展,買到心頭好啦。

看看有沒有機會係呢方面有發展一番技能先⋯

一些事

關於反送中在面書都分享很多,所以記一下其他的感受。

69那天鼓起勇氣約了某人一起行。不止是 69,有些七一的時候都會想,儘管一起行但他很像不太想讓別人看到身邊多了個女生,大概是不懂得如何推卻。其實六四那天的距離後令我在想這會不會是最後一次見,心裡演練很多次瀟灑地說再見的時刻。

但看到他又心軟了。因為連日暴曬他手上的傷讓我很在意。他卻一副沒事的樣子,但其實是真的傷了。沒有隱藏心痛的感覺主動撫他手上的傷他縮開,事實我也沒有這個權利。

回程時因爲都沒特別事做送他回到沙田看他上車,他說了一句「再約。」,於是早早預備的「再見」就這樣失去機會。但這一句再約,讓我轉身離去時想起「保持聯絡」。到今天其實他還沒有告訴我他的事。

然後612罷工罷課,這幾天都跟他在斷斷續續談這個。他不能去我是明白的,但是我還是想去。上午拎了下午的假去匯合一早已經守在政總附近的朋友,到了龍和道給他發了兩張相片,得到兩個stickers回應。在那一帶上網很困難,斷斷續續收到朋友和桔的資訊和關心。那天從沒想過和催淚彈這麼近,刺鼻嘴的煙攻了過來,既像逃難又不可以奔跑離去。買了物資又回到夏愨道上,看到警察在海富天橋沒示警就投彈,看得呆了哭了,朋友推著我走,朋友的朋友說不能太近以免被困著,就說要手拖手退一下免得走失。然後他毫不猶豫拖著我的手,我心裡卻一下有點慌,最後讓他捉住包住保鮮紙的手腕一步步跟他離開。他捉得溫柔卻有點堅定,手指不時會碰到我的手指,明明被保護著卻有難言的內咎,直到走到完全安全的地方他才放手。

大概留到快6點就和另一女生先走。回家路上陸續收到好多msg,估到我會到金鐘的朋友也問「R u okay?」,同事仔還不斷send msg來安慰。路上回msg和看回面書的種種資訊,telegram的msg最後只有兩個 stickers 。

這兩天都在關注重要的議題,但卻有晚夢到了他。才只不過睡了一小時夢卻如此深刻。有說夢是現實的反映,但現實比我還傲嬌的他會不會願意保護我珍惜我,其實我一點都沒有把握。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反送中

無論怎樣都要出來,103 萬,破了歷年的遊行數字,卻破不了政府的無賴。

半夜發告新聞稿恢復二讀,同日有三讀的議程,叫人怎消氣怎退讓。

朋友whatsapp 告知live正在播示威者衝擊。既嬲又擔心,整夜都沒睡好。醒來衝突完了,人也拉了,政府一貫用以此作為口實。

但有朋友說畢竟衝了,年輕人不忿氣,解決解救為重。幫不了很實際的方法,唯有送念,也送香港。

612是香港另一個難關,日頭恐怕不能到政總,改了晚上本來的安排,看看星期三的狀況如何,希望能爭取半天。

在IG 寫香港人不屈是由衷的。更希望除了103萬人以外能有更多的人拒絕屈膝。看了好多的報導評論看到眼眶熱。就算走,那有地方能像香港有深厚感情?

要不屈啊香港人。

Kitchen

@W Hotel

朋友約大家端午節見面,十多人挑了間精緻一點開揚一點的自助餐。

雖然加加減減人數又找有折都花了些時間處理,但見到朋友終於有回昔日笑臉,bb 也健康成長,心情也寬了點。

七折後價錢雖然也不便宜,但景色好、食物味道好,服務細心已經很值得。不過可惜路途相當遙遠,所以⋯ 都等有機會再去好了。

六四夜小記

六四那晚吃了這個好味的福建炒飯⋯

* * *

那夜收工到銅鑼灣,來往幾個沒有說約定的message,刻意蹓躂一會收到對方說準備離開。就算明知相隔只是一條馬路,就算想見到對方,都沒勇氣說想見。就這樣獨自入了維園,隨便找個位坐,收到朋友的message,說知我在維園要不要一起在附近晚飯。人太多回覆出不了,後來待到晚會中途跟著參加者離開,再收到朋友message 問要不要幫我買點吃的,於是去了找還在茶記的朋友吃了這個飯,也終於見到朋友常提起讓她感到幸福的伴侶。

崇光前迷失的那刻,如果不是只能message,能撥通電話的話事情會不會不一樣?

* * *

雖失落,仍猶幸有朋友陪吃福建炒飯。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