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羅 · 緣散緣聚

老師在藝穗會擺展覽,夾到星期五中午飲宴後有空,就去了看畫。

天枰座的本人好喜歡曼陀羅,但奇怪每次想畫曼陀羅和禪繞最後都變了另一回事。所謂的平衡,有時看來只是一份執。

老師不在,穿了三吋鞋的腳很痛,所以沒留太久。每幅畫既想細看又不敢細看,能量隨著最近失衡的內在浮遊,看得我浮浮下,想留久一些但最後還是逃離。

離開後去了附近的星巴巴讓心和腳休息定定神。這天稍為有心思的妝扮聽到好些讚賞,想在平日彈多過讚的某人口中聽到欣賞,掙扎好一陣子發了訊息⋯⋯ 大概緣份不夠?怎麼總是很多障礙的?

給老師的留言我寫道:「每段緣份都是鍊金術。」寫的時候就只是覺得想要這樣寫,但原來是要寫給自己看的。經歷或許是一場考驗,上天給我的可以容易一點嗎?

不願讓你一個人

一邊看電影一邊激動也一邊想某人會不會是喜歡五月天的人。如果要他陪一起看會不會覺得我好瘋?會不會覺得有班傻的入了奇怪的教⋯禁不住這樣想。

「我不願讓你一個人 一個人在人海浮沉

我不願你獨自走到 風雨的時分

我不願讓你一個人 承受這世界的殘忍

我不願眼淚陪你到永恆」

播到這首歌時又想到他,本來平時聽這歌時也沒怎麼被戳到淚點的。如果能一起明白歌詞的心情,或許那些不肯定的起伏都能一起走過吧⋯

或許⋯

Shungite

因為要幫舊同事和朋友買,所以也入手多兩條,一條給自己和工作辛勞的某人。

從俄羅b寄到以後只拆了盒,就一直放在一旁等感覺到。那天明明穿了鞋準備離家,卻又強烈覺得要帶某人那條外出,結果那晚某人也臨時約晚飯。雖然有點氣但也赴約了,吃了菠蘿包後氣也幾乎消了,一邊想還是遲些給他但又被感覺催著,整晚心裡掙扎送出還是算了當留為紀念,最後還是鼓了勇氣聽著心的指引唐突地送出。

有時想跟他說說關於自己有趣的事,例如小神婆這些。不過我問過他的他也沒打算告訴我,所以或許他覺得這樣也可以了。之前一直很氣,即使以朋友立場來說也覺得很沒有安全感,但細想,大概不是他故意不說或隱暪,可能是我沒有令他感到足夠的信任吧。

收到Shungite 的他怎樣想也沒有再去想了。過往給他帶過的手信不管是他要的還是我買的都沒有聽說過喜歡。心裡希望他會將手鍊帶在身旁,是誰送也不再重要,重要能給予支持,也夠了。

茶記貓

大角咀路過一間茶記見到貓在閉目養神。如果不是與中學同學約定的時間快到,應該會幫襯一下順便吃個西多望望貓。

唯有等下次啦。

再路過時,拍了這幀照片。

那夜悄靜的街上無人,車站沒多久就開門,行了超過三十分鐘,某人送我走到這乘搭通宵的巴士。

看了三小時電影、快要廿四小時沒睡的我很累,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邊,有時落後,希望能趕上某人急促的步伐。

我和某人總是這樣的行,以致都沒法看到他回答時一字一句的表情。有時面對面也沒有眼神接觸過。

心裡常常祈求著希望可以變得容易,但對方態度又變了,我也無力的跟著變了,在快樂的心動和不安的傷心中起伏其實是很痛苦,消耗的速度比建立的快。

過往經歷的已經夠多了,只盼能真誠的輕鬆的簡單的就已經很感恩和快樂。

總是說如果是注定的就會很容易⋯ 一路走來這樣的起伏,或許是該醒的時候了。

但,會好好記著這一夜和之前的日子。

Neighbor

四月最後一天因為要跟朋友交收所以收工到荔枝角去,研究過附近有burger 店,就問問burger 同好的某人要不要一起去,他就好,就約在店等。

Burger的sauce略少,但味道算是不錯,價錢也不貴。因為要先買單後送餐,先買單的我原本打算這頓算是「不肯定的生日飯」,但對方大笑而過,到底是怎樣一回事其實都不大清楚。最後他連我的份也一起付回給我,有時候真的不知該如何。

回程的時候同一個問題還是鼓起勇氣再問一遍還是得不到答覆。心裡難受是真的,也該好好想往後要如何安放自己不安全感的心。那天跟他說起舊事,沒明說但希望他明瞭的是:不真誠的關係我是會毫不猶豫地割捨。但他好像不發現也沒有意思想告訴我甚麼。內心只能一點點建立離開的勇氣。

早幾天老師在面書說天秤座用的是扣分制。其實本來沒有這樣的意識,但這陣子心動和好感在增加和扣減中起伏,這樣下去始終一日會完全的消耗掉。

本來就沒有期待過甚麼。但或許給自己買新錶的時間不遠了。

粉紅與紅

除了閃靈鑽,朋友主動留了粉晶即場幫我穿鍊,又用朋友價賣了條士多啤梨石給我。

原因當然只有一個嘛。

好喜歡,謝謝朋友們的有心,會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