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

公司附近好味的店不多,加上同事沒有藍黃之分,要完全排除藍店也不易。

這家是較少去的店,好味的,份量也大,店內有些漫畫畫作(像是自家繪畫),看來老闆好喜歡熱血漫畫。可惜網上查說店雖然有派水有罷市,卻不肯與中同警嫂割蓆,是以被冠以偽黃,轉綠了。

最近有好多黃圈的爭論,大家對黃圈的定義都不一,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定義和立場。不與一個警嫂割蓆是否藍?黃對於黃的批判會不會太高?自問自己都有當差的朋友,運動初期大家都互不相讓互不聯絡,甚至在whatsapp內開火。本來以為比我更黃走得更前的朋友會更不退讓,偏偏竟是他們勸阻「唔好搞得太薑啦咁多年朋友」。咁當差的朋友也不見得是黑,鬧兩句同胞同政府,又暗撐番四句自己友。而過往,不在社會和政治的層面上,朋友的情份的確不低,唯有這些日子見少些面說少些話,隨時日讓真相和公義出現。

有日在IG post了限時story,沒想到已不是朋友的他出現在view。立場雖將我和他分割,但是我深信,他終將明白黃的堅持和立場。

鳴響雪松

四日復活節假只外出了一天。這個假期好多人都嗌悶,但每年這個時間我都可以全屋制霸(今年沒有),一全屋制霸就懶出街,所以宅在家真是毫無難度。

書從朋友處借來。原來看這系列的第一本書已經是兩年前了。老實說大家都說好看,看第一集時真的不以為然,太奇幻的真實故事會讓我質疑,偏偏網上找不到故事的「真實」背景,只有一堆合作社的資訊,感覺有點奧修。

不過第二本(即這本)有點改觀。在西伯利亞泰加森林有沒有會鳴響的雪松已不是重點,Anastasia 有沒有真人也不是重點(不過好奇心還是想知。又,好多Anastasia 的畫像都沒有故事中形容般「美」),書裡有好些觀點頗近 new age 角度,有些對話也狠狠敲了我一記。所以雪松不是重點,鳴響才是。每每覺悟 / 醒覺 / 瞓醒 總要有些觸發點,鳴響也。

這個系列有十本書,朋友有齊全套,唔駛買,非常好。

泡沫

以為是第一次用這枝油,但原來是第二次了。

看舊相,才憶起上一次都係嘔晒泡。但上年發生的事,像浪一個蓋一個般,自己的「小事」彷彿淡忘好多了。

完成這枝油的晚上,半夜看哈爾的途中,皇上的電話不尋常的響著。消息是壞的,情況自新年後日漸變壞的大媽,走了。

我跟她感情不算深,但她疼我和阿妹是真的。小時候回鄉她會拖著我跟鄰居打招呼,「這是我在香港的女兒」,阿妹在幼兒時更在她疼錫中長大,她對我們,和她的子女對我們,一向都毫無隔膜。

因著這奇妙的關係,在香港生活的我們,實際上與她有著同一個伴侶的阿媽,有著內疚與不甘的壓力。而壓力又無可避免散佈到家裡各人。

異常的成長,婚姻曾經於我來說是可有可無,三人的關係雖然是壓力但也非不能承受。生活的擔子和這些事讓對待異性的謹慎,或許也因此漸漸埋沒了作為女生的溫柔和真實的感受。但當這一切漸漸結尾,歲月也已經不年輕了。

走過這些,往事如泡沫一樣,都一一淡忘中。

哥哥

關於哥哥的,除了音樂和電影外,還有很多記憶。

因為《金枝玉葉》而發現和初戀的他有共同偶像;

詩集的《金枝玉葉》poster;

手寫《追》的歌詞;

一起第一次看的《星月童話》;

第一次用天價撲回來的903 live show,終於見到可以親眼見到哥哥;

買了最貴的《大熱》卻竟是票價最後一行;

冒著雨排了幾小時卻因病而放棄拜祭⋯

雖然過了好多時日,這些動人的記憶卻沒有消逝,

和哥哥一樣,一直都深印在心裡。

90s Lazy

[回帶]

又是某周日放學碌了出旺角幫襯黃店,在先達附近。店不算大,好多文宣,多年輕人,典型旺角cafe的模式,價錢也是年輕人負擔得起的。食物在這個價錢「算係咁」了,不算得好味,失望的是原來冇咖啡飲的。

一個人去有點麻煩,為就非孤獨顧客,要轉枱。

(戀愛)人生

原本開咗本希臘神話看,看到五份一轉了看桔幫忙買的埃及神話,結果都看得有點辛苦。

跟老師說起,「我process唔到啲神話同佢地嘅愛情故事⋯」然後老師拎了呢本給我,「睇咗呢本先」(是要還的。)

靜了幾日回憶起,基本上除了年幼看了一大堆鄰居借給我看的岑凱倫,和一直看村上春樹淡淡然的感情外,已經很久沒認真接觸愛情主題的書和劇,連漫畫、電影以愛情為主的看得不多,難怪這方面的意識越來越低⋯

除了書,老師還著我睇愛情劇(🤦🏻‍♀️)。

開心地戀愛是怎樣的感覺呢?原來已經忘記了。

Prisoner of Love

從開始老師在上環開了工作室到現在,都該超過十年了,是上堂也好,買嘢也好,做session也好,咁多年,由上環到中環搭車這一段,因為不再執著從橋上看 “All Destination” 的牌而不自覺地第一次選了這段路走。

老師說我有天枰的執著,今天以前,從未意識到那份執著給我制約多少事。

除了上堂的日子,這次session 是最長的一次。五小時。隔了一整年有餘的session,從老師的分享中聆聽去年所發生的,每個細節每個因果都在映照去年的自己。

尾段說了2019發生的重要事,最後提到與那個兩個英文字母人的爭論與割捨。從回了一句狠話開始,無論跟close frd還是在這裡都沒法表達自己對他的感受。今天說起他,我說覺得好灰心。縱使自此以後都沒有再聯絡,但灰心和難過,在這紛亂的日子裡,在腦和心都沒有容許情與愛的空間下,卻日復日的不曾減退。

踏入雙魚新月的第二天,張開眼腦就響起宇多田光的Prisoner of love。多年以來都沒有認真看過翻譯歌詞,剛才回家路上終於看了。

⋯沒辦法好好呼吸。好想繼續逃避。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Top Blade Steak Lab

農曆年前的一餐。

上完堂碌了去銅記,聽桔說呢度薯條任食,一個人鋸扒呢啲毒女事難唔到我,照去。

竟然也巧遇桔!

扒好吃,薯條好吃,好想念。

希望疫情快快過去啦!好想隨心行隨心吃呀⋯

The Portal

之前跟朋友夾單買能量板,買了塊細胞板,然後和朋友交換深層體驗,換了The Portal 回來。

帶了回家卻一直放在一邊。水逆近它呼喚了,就睡前叉叉電。

Day 1,整個右邊身的神經都在跳動也似針拮,卻又未至於難以忍受的地步。

Day 2,一開始右邊身都神經跳和針拮,然後慢慢聽到兩邊耳邊輕微的卜卜聲,像空氣流通穿越而出的震動,感覺耳好像靈敏一點。

說起來,兩個多月前開始耳鳴,中醫治療後稍有效果,沒有惱人的高音卻其持續高頻,稍一注意就聽到,不注意時大概就是已經接受了。之前有些興趣盎然的朋友喜歡問我看不看到氣牆,坦白說從來沒有。不過感受到能量就會,也曾經試過聽到對方偶爾一句的心聲(大概當時真的很connected),但只有很少次數。

持續高頻不退都習慣了,大概是能量的調整。之前實在太懶太荒廢,也可能是逃避吧,所以現在也該重新努力連結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