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

開始的空窗期沒有以為的輕鬆。在過去的一段時間,是壓力,加上心淡的關係,覺得做了「雙失」中年。紅日假除了剪髮和裝平常跟家人行街食飯外沒特別做過甚麼,有兩天甚至足不出戶自閉。可以的話,也不想待在家對著皇上,最好甚麼人也不見。

放在心裡一段時間。年初三赤口,跟皇上吵了一場。鬧的事是小事,但過往的情緒勒索沒有減退過。新的,舊的,所有過往的痛,一下子湧現。我聽到自己深處自己在哭,連聲音都彷如變了另一個人,甚至,有好幾次,黑狗跑出來,像在說只需一躍就可以叫所有靜止。但,最後都沒有,因為發現所有事都幾乎捨棄得,就是責任,拉了回來,拉回到現生的自己,像困在牢籠的自己。

那夜天氣好熱,但還是用被將自己緊緊包住,想像或許有個人,可以給予卑微的溫暖。

(忽然覺得這篇寫不下去了。就此打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Little Break

和兩個好耐冇見的polemate朋友練完pole,轉到荔枝角開餐,朋友想去的店等好耐,另一個建議去little break,說吃過不錯,打電話問店又說有位,雖然心裡面不太想,最後都來了。

這家店好幾年前光顧過,當時滿有期待,但價錢和食物質素不成對比,之後都沒有再來。第一次光顧的朋友有打算日後移民開cafe,對咖啡快速起泡和拉花快速化掉有點不滿,的確沖得不好才如此,坦言不會再有下次。我就對價錢$178的All Day Breakfast心生不滿,但沒有出聲(😒),想給多次機會,最後一邊吃一邊掛念 The Bound by Hollywood的出品。

幸好咸點pancake都算有驚喜,和三個女仔叫兩份餐,冇咁肉赤。沒辦法,待業嘛,要量入為出呀~

食過這碗良店的甜品後,就跟相識十載的推友抱別。

這夜晚飯,預告離去的也不止她一個。

黯然。大家都捨不得香港,但都各有因由,要離開這個成長之地。

從由十幾年前Twitter認識開始,到一個又一個的大小聚會,人生最後,都會各有前程。

但願有日,大家都能再聚首一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Love Actually

好多年沒翻看呢套戲了。主要因為VCD機壞咗好耐⋯

由第一次看,也是人生第一套一個人看的電影,還很清楚記得看完出來那反差,甜蜜的電影,和揮之不去的失戀預感,在午後海防道交織著。熙和的陽光好像映照內心的慘淡,那質感和感觸,至今仍然想起。

後來每次翻看這套戲,都是一個人在看。本來沒意識到,直至今晚電視重播,偶然地有個人陪的看了一段,才醒覺到這回事。

也算是解了一個心結吧?

謝謝。

Sheep and Pig

上完堂本來想吃附近的清湯腩店。但去到店才知不做晚市,急急開了app搵食。

選了附近的Sheep and Pig

價格不算便宜,但偶爾一次,不要緊。

慢煮雞,雞髀好夠滑,薯蓉和菇都好好味,不錯~

聽說愛情回來過

轉用了KK Box後第一次聽這首歌。之前用Spotify的時候都沒發現有。

本來的Random play,變了一次又一次重聽。距離在K房內聽的版本,好像,好像已經很遙遠⋯

「我就只能把你,只能把你放在我心中」

祝好。

文記與文青啡

某日與某人外出,本來嗰日說過好想飲咖啡但去了食混醬多,這日某人知道文記原來係黃店,就話去食車仔麵。

因為第一次去又多嘢點有啲混亂,結果忘記點飲品。

(文記真係好好食⋯)

然後,某人忽然話「深水埗唔係有條文青街好多cafe?」結果又去了文青街飲咖啡。

有時候其實都迷惘,但呢啲細節位,一點一點的,又覺得窩心。還是不要想太多好了。

開年飯

皇上平時煮飯都不錯的,但因為原本想將左下碟雞做「創作料理」(「菠蘿青椒雞」),怕咗,自動自覺煮咗初二呢餐開年飯。

髮菜鮑魚冬菇係皇上煮的,整體屋企人話唔錯,但我都係覺得薑蔥爆雞未夠火侯。下次再試下可唔可以嚟個火鑊炒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