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hi Love

新老細上場,她的阿姐的阿姐宴請歡迎午飯,公司數一向食得豪。四百limit我卻揀了二百多的,卻是喜歡吃的組合。

舊老細懷著滿肚鬱結悻悻然離去,新老細上場前兩個姐級分別召我入房面談洗底。經歷兩年多時間洗禮,一邊忍著沒說出的話一邊點頭和輕應示意明白,身不由己卻也是磨練。

希望食完這餐後,以後每餐都是安樂茶飯。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