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的那條線

早上起床後呆在廁所裡,我看到兩手掌心的那條線。比起生命線還要清楚的一條,在兩手中央,把兩手左右分開。聽說有這條線事業會很成功,但我沒有,這些年都在營營役役。因為事業不成功,所以解說應該偏向成為家中的支柱,這個說法實在很對。我看到掌心的線,這些年都沒有減淡,只有跟自己說是命,保護家是我的命。那天上塔羅時說起家,老師說讓自己好好用被包著試著感受被保護依靠和溫暖的感覺。但那夜回到家很熱沒開冷氣,最終都是把被踢了一旁。失眠中的現在輾轉反側很久,看了半集日劇女主角向離了婚的丈夫發脾氣把東西一件件丟在地上。於是哭了沒有被保護是這樣回事啊。這樣就一直哭啊哭覺得好累想要被保護睡不著沒事幹於是在打文。朋友送的水晶放在枕邊怎麼覺得推了一把。哭了眼忽然覺得鬆了點抽搐中的子宮也好了點。算吧保護沒有還是有撐下去的理由。其實也有很多保護的只不過沒有那些強勁臂彎。睡了明天醒來還是一樣,睡醒了就沒事了手心依然有線。是命呢所以不要再想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終於買了247。

達成了長久的一個願望,但沒有感到高興。

那對247連鞋盒和購物袋就掛了整整五天,沒有開過盒,沒有看過一眼。

會買,因為像是完成一件事,一個儀式般。

忘了已經是第幾次相對坐著,對方低頭不斷按電話。一次又一次不禁問自己為何坐在這裡。

這個坐在你面前的人,在網上跟你說很多話,說了很多窒白的話。網下的對方,這一年你已經見了很多次,但可惜名字和電話都不知道。你不是沒有問,可是對方不想說。

你不禁納罕,這樣的關係說是朋友也未免牽強了一點。每次他發個訊息邀約你出外,你心裡既說不又說是最終還是坐在他面前。吃著那像重要聯繫的馬拉糕,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對方每次低下頭不停的玩手機,你呆看他上了面書上了IG卻跟在網上宣稱他沒有玩⋯ 那感覺像穿越了千件事萬件事定一下神。噯?我坐在這裡做甚麼?

曾經你也想從微小中試著燃點起花火。像光了,又暗了,然後你終於發現,沒有花火燎原,只有沙漠中的海市蜃樓。關係和人都根本遙不可及,中間隔著很闊很深的鴻溝。你明知道關係比玻璃還要脆弱,只需從手機清除一個app便是。你曾經做過,廿多天,覺得放輕了,於是再回去。事實上的確放輕了,但偶爾會期待有一點甚麼會發生,但其實不會發生。

你坐在這裡做甚麼?

然後一天終於你也在面前低下頭按手機,尋找手機裡頭的歡樂。看有趣的貓貓影片,看時事,看新聞。偶爾會笑出來,偶爾會皺眉頭。你知道對方也正低下頭,他不會看到的。

夜裡睡不著時會輾轉反側,思索不會發生的可能性。是甚麼也不會發生,連朋友也不算是。

他依然會偶爾回個窒白的訊息。從前會很介意,為甚麼他不能讓你一點?將你當成女生般讓讓。你知道他沒有 – 偶爾你覺得有的,然後小得像私家偵探用放大鏡看一樣。「其實係咪我諗多咗?他應該無當我係女生看待⋯」

你苦苦想為自己的感受下一個註腳。經歷一年的反復後,你終於明白一句話的意思。

意興闌珊。

就是這樣的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一首歌一個回憶

今天跟朋友午飯,說起她夢見很久沒見的一位。回到公司靜下來的時候,想起很久沒聯絡,卻在面書忽然出現friend request 的他。

想起每個星期總有一天放學後喧鬧的長枱中並肩而坐,他義務教導我數學。原本新淨的課本轉眼滿書筆記,有他的字跡和我的字跡。那年的期末考,我捧著成績單向他道謝,看到他腼腆但滿足的笑容。

然後像這樣暑假中的午後仲夏,電話接通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沉靜但沒有掛線。電話的一端忽然開腔,唱一首他和我都很喜歡的歌。這端的話筒靜靜的,躺著的床單輕輕發熱,風扇不解的亂了拍子的吹動,額角微微滲汗。

歌聲畢。「沒甚麼只是忽然想唱而已,別誤會。」

「嗯。」

現在,他已經是兩個可愛女生的爸爸了。

(祝福~)

找上榮格

#8 《榮格自傳 – 省思 · 夢 · 回憶》

不知不覺看到第8本書。發現之前都沒有記下因爲是說貓的書。第7本看了一半太heavy,加上重新再上塔羅,有天老師提到榮格,覺得好想好需要看,就先將未讀待讀的放在一邊,投入榮格的世界。

這不是第一本關於榮格的書,卻是第一本看榮格的著作。如果有印象,其實看過一本是講榮格鍊金術的,還看了兩次,是一本極有趣和有幫助的書。

書在Coffeeholic 開卷。不料咖啡有點失望。而且還要收service charge。

水逆啊~~~

寂寞夜晚

那天在公司裡徬徨無助,金水哥三天不吃不喝病懨懨的,不斷打電話問朋友和約獸醫,同事送來的包裹都放在一邊,忙了近一個月,終於可以整清近身的物事。這陣子除了每星期抽空三小時上課和練習外,時間都緊貼在餵食餵藥打針上。書都沒看,幸好阿妹額外的配合,才抽到時間看了Dunkirk。

書收到了。《神》停滯不前所以未開始看。看到書名心裡嘿了一聲,有了金水後都沒空悲傷寂寞,每天攤在床上就斷片睡去。假期早上又一早喵喵叫,餵食餵藥鏟屎抹地換水又沉沉睡去,一個人的時間忽然離去,心裡其實或多或少有點掛念。最近看到一幅圖,女生抱著貓覺得有貓就是世界一切。其實也有這樣的感覺,以前都沒怎樣被男生好好珍惜過,所以遇上百厭爛玩漸入青春期的金水,都忽然覺得無所謂了。也好像覺得生理上的需要漸漸淡化掉 — 那本來就不是獨自能解決的事,也勉強不來。

說遠了,收到禮物是很驚喜的。送禮人的心意,未看內容就深深感受到。

謝謝。書看完再分享~ 😚

*** ***
落寞 寂寞的一個夜晚
重投平凡 再見夢幻
但願是瀟灑告別
休說可歸返

斷斷續續的千個夜晚
無窮濃情怕會漸淡
靜默地拭乾了淚
一切請珍惜 一切將吹散

有提過嗎?其實好喜歡這首歌。

沒有被珍惜的,時光,會把一切吹散。

金水

(金水評定本奴的胸有足夠的柔軟度)

自從接了金水回家,大部分時間都被呢隻仔佔據。

餵食鏟屎是必須的動作。呢隻仔從領回來第一天就開始病,三個星期吃兩個星期藥。但晃眼,體型大了一倍。

體力也好了不少,肆意的跳上本奴睡床,本奴沒意料到日子過得快,也沒收拾過案頭的水晶。除了第一天弄翻香盒(因為在睡前會點香),以後的日子跳上去,都生性地沒對水晶出手。

這隻仔雖然佻皮(昨天醫生才說「睇佢個樣都係頑皮個啲),但倒嗲。不瘋狂撲擊本奴的時間,喜歡躺在本奴的腿上胸上頸上,人貓一睡就睡個多小時,時間就這樣睡睡去了。

荒廢看書、荒廢電影、荒廢寫blog。但被這樣愛著的感覺很奇妙,也感恩。

要健健康康啊。

木棉紛飛的季節

那天早上完成公司的workshop,下午陪皇上去完醫院,送了皇上乘車,慢慢走到巴士站往shelter 去。

吹著一點風,木棉粉飛,有時還撲面而來。

「好靚,如果水b看到的話,會不會好好奇、好開心呢?水b會不會覺得好美好,會不會捨不得?」

車來,坐在窗旁的位置,看到外面絲絲輕吹,想起剛才的想法。

然後我哭了,帶著羞恥的感覺。

當在想水b會不會不捨得時,我憶起,我曾經三番四次覺得捨得過。

水b很短暫的美好,讓我明白一件最重要的小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木蘭


(Star Magonlia,中譯是星花木蘭。竟想起木蘭辭的木蘭,難怪今天一遇就被吸引。)

不得不感謝上天給我的保護很好,五天前提到的事,想著要得到最合適的安排。五天後就發生了一件事,給事件來個完結。

這個周五晚,重新回復一向的時間安排,也不急著回家,就到感謝祭的騷高擠擠,感受沒人保護也得進去和掙扎出來的堅持。在正門入,亦步亦趨到另一邊的JM,本來想混吉那貴價限量的沒藥零陵香,結果價錢和味道都負擔不起,反而對上星期只看過店面陳設的星花木蘭動心,人生,總是充滿希望和驚喜。

前夜決定的一刻想起初心。如果沒感到被重視被尊重,又何必繼續下去呢。

木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