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信

耳鳴未退,唯有去晉見野豬,順便畀埋東京之行手信。不過醫師睇來唔太欣賞⋯

「吓買呢樣⋯ (說畢拎另一件佢其他朋友的手信比對放埋一齊)又唔用得,邊有地方擺?第時死咗又要搵人扔。」

「邊有咁易死呀?」

「而家話唔埋喎!」

(⋯下略討論本人買嗰件手信的可行用途及其他閒計⋯)

然後佢條友仔篤下手提電腦旁的達摩。

「咦好得意喎!係京都買架?」

「係呀!」

「點解我係東京見唔到呢啲架?」

「鍾意呀?畀你囉!」

「真架?唔好意思嘅!」

「拎啦,我仲有。」

「咁我唔客氣啦!」

然後同佢講出年去京都,畀佢一邊把脈一邊潤我買了貴機票⋯

係囉其實出年都去,仲拎人地嘅達摩又真係唔係幾好意思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