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TW

早兩星期因為要覆診就順道去LCK拎訂咗的口罩,又發現原來買黎達達榮新出的塔羅牌那間店只在樓下,就上去敗個家,豈料遇到有個人專心坐埋一邊係塔羅牌poster上畫畫。

戴住口罩又同未見過真人,為免搞錯,其實都掙扎好幾分鐘,又google下真人的樣子比對,發現髮型應該一樣,就膽粗粗問店員可不可以請老師簽個名。店員起初面有難色,「都可以嘅但係低調啲囉唔想係疫情引來人群排隊⋯」但忽然利志達出現,二話不說就拎書拎牌行過去叫老師畫,老實講除咗又驚又喜,還相當尷尬。

打斷老師專心作畫真係唔好意思,但他超好人給我畫了幾幅大作。一邊問一邊聊塔羅的總總 – 原來他初學不久,但又好想試下畫,又問我覺得副牌點,牌面覺得怎樣。雖然喜歡塔羅牌,但記牌實在有難度,加上好耐冇用(因為都唔太需要用,又冇人問我),其實都有點生疏,不過牌畫的好直白是實話,沒說的是新手畫出來應該好夠用了。

牌放了兩個星期終於開了出來影相。七月加上種種有點能量浮遊,可能再過一陣子再研究會較好。說起來其實有兩副勁牌買了未開過,當中買錯那副放在櫃裡已經三年(被老師稱為自來牌),連author都轉信埋基督教(!),可能因為這樣仍然未想開,怪不得牌來時放在床邊幾日都不得安寧,一收埋就瞓得好,未夾就真係無辦法⋯

好似又說遠了。其實想講見到本尊真係好開心,嗰日好順利好似中獎咁,可能當中有啲message不過未get得到,又或者我要重新再pick up番本塔羅大書都說不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