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

那張相,我投稿到學聯有份經營的面書Page。並不是想呃like,而是想傳達一個訊息是:即使以為不可能的事,豁出去做也可以做到。

大概可能只有我以為是困難的事,在其他人想象中的可不一樣。

進入廣場前要做安檢,要搜身,也要過X-Ray。帶一條手帶入去其實不容易。起碼在被搜身的那刻,心會怕得急速跳動,如果有測謊機,大概此時會怪叫引來公安注意。

廣場內四周也佈滿監視著參觀者的公安。稍有異樣,大概就有一個公安不知從哪撲出來。這些,是導遊在進入廣場前再三再四再五確認沒有「黃絲帶」的可能性。

結果在那個面書Page,得到了很多「手帶咁細條,好似獅子山上面嗰條就差唔多」「又要威又要帶頭盔」「咁細條,自我感覺良好」的回應,其中,有不少是profile相片有黃絲帶的。

其實對這些留言沒有覺得hard feeling。但實在,給我一個很大的感覺是整個運動有如此想法的人最終會得到怎樣的結果。即是不衝,又會被視作懦弱,衝,以這些人的想法就是「衝龍和道算是甚麼,衝入立法局就先係路」,到如果有人衝入立法局,可能他們又會說「衝立法局算甚麼,特首辦至係路」。結果他們不會看到別人的付出,只不斷抨擊別人而自己不過是坐在家中可能連集會現場都省得去的「義士」。

說實在的並沒有生氣。一開始放相上網就是用來試水溫。自己的面書如是,投稿到面書的Page也如是。到底作為黃絲,抱著怎樣的心態去支持整個運動。從留言的反應,不難感受到有好些黃絲口裡說是黃絲,其實與花生友並無差別。然後,如果這些花生友主導著運動的方向,那運動的未來,將會有怎樣的發展?不堪想象。也是我一直擔心的事。

明早銅鑼灣就會被清場了。雨傘運動何去何從?可不能就此罷了,一定要堅守下去。即使微弱如一條手帶,也是一絲希望。至少,我是這樣以為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and tagged .

2 comments

  1. babe says:

    只是香港人習慣了批評別人
    就算是黃絲,有人衝有人不衝,有人被說是和理非有人被說是衝動無腦
    只要每個人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一個運動有很多面向也很正常
    何況,運動中有很多人都是比較年輕,慣了當鍵盤戰士的人,他們可能從來沒有出過來,也可能根本不知道做這件事的後果可以是甚麼
    有時候,一件事除了說做了有沒有結果,還有一樣重要的事,是影響到誰,會被影響的又是誰
    成年人,顧累的並不如他們想像的簡單,能做可以做的就好了~只要能平安回來就好了~ :)
    感恩,沿途還有你陪著~

    • Sputnik says:

      今天才有login wordpress website,發現未approve的留言。

      雨傘運動接近一周年,雖然政改未通過,但距離真普選距離民主的路,仍長。

      謝謝有babe相伴~是最佳戰友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