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 Job

和姐及朋友結伴逛旺角,肚仔餓碌去開餐。星期六下午不用排隊有位坐,有點驚訝。

睇價錢點餐,叫了肥牛熱狗(Burger要過百,不值。又不想食全日早),吃到一碟都是,而且比較喜歡有腸的熱狗,下次不貪新鮮了。

吃罷開始濕平時才醒起朋友妻在旺角開了小店未幫襯,唯有留番下次去。

SuperDon

午飯常去開餐的店,常去的程度是在Swarm做了Mayor。

除了常吃的角切魚生飯,這個和牛咖哩飯也好出色。平常拍了照就邊啃書邊食(坐bar枱萬歲!),今日上桌發現米老鼠。

影咗相就當然要開動啦。好味!

中村藤吉

久聞中村大名,但本身對抹茶沒有特別喜好,家人也不喜抹茶綠茶,加上聽聞要排好久的隊,就一直沒特別想要試。

早陣子收工到PP與附近上班的友人交收,見口痕又因爲外食店不用排隊,就豪一個試試。朋友剛病好,也用匙羹試一口。一試大家都覺得不得了,非常好味。

怪不得很多人都慕名而至。想起有次跟某君吃過飯路過抹茶雪糕店,某君說要吃雪糕,我卻太撐吃不下,說了一句對綠茶沒有喜好,結果卻被揶揄一番。

不過到底遇上中村的時間點不同,現在覺得好吃就是了。

和三昧

經歷幾個月的「同舟共濟」,久未到聖誕上司已經約定今日一起食lunch。上星期上司已經說book好餐廳,原來是久聞大名的和三昧。

竟然還是午飯時間食鐵板燒,見到價錢不禁有唔好意思和受寵若驚的感覺。

講下公事講下自己嘢就兩個鐘,餐飲還會移師餐廳的咖啡廳繼續。可能因為「同舟共濟」,感覺是好同事多過上司下屬關係。

最難得是被後面位長期精神耗損後終於有位正常講到兩句的異性。

感謝~

Brew Note

到北角飲宴,同行的朋友未到,碌到附近的cafe飲杯啡。

Guatemala的手沖,帶點果味,cafe書角的村上春樹,和靚聲的Jazz,本來是很好的時光。可是不久有兩個男人坐在對面,開始同Jazz鬥大聲講金融,激動時還拍枱。隔著AirPods的Adele仍感受到旁若無人的激動。後來移了位但朋友到達,於是都起行到酒家。

喜歡這裡的Jazz和書,還有咖啡,有機會再去。

沙嗲王

因為要避麻煩人,所以最近都無跟大伙同事午飯開餐。

專選無同事會去的食店。撞唔到人,靜靜地睇書又好,睇劇又好,上網又好,仲有向街自閉位坐,成為新獨午食飯堂。

那天特地去發現銅鑼灣廣場的SS執咗,都有點失落架!

找上榮格

#8 《榮格自傳 – 省思 · 夢 · 回憶》

不知不覺看到第8本書。發現之前都沒有記下因爲是說貓的書。第7本看了一半太heavy,加上重新再上塔羅,有天老師提到榮格,覺得好想好需要看,就先將未讀待讀的放在一邊,投入榮格的世界。

這不是第一本關於榮格的書,卻是第一本看榮格的著作。如果有印象,其實看過一本是講榮格鍊金術的,還看了兩次,是一本極有趣和有幫助的書。

書在Coffeeholic 開卷。不料咖啡有點失望。而且還要收service charge。

水逆啊~~~

Burgerman


是咁的。

某天有人問:「SSP食咩好?」

手多search:有間burger 喎。

該人仕就跟著碌去開餐,盛讚好味。引得漢堡迷的我想去一嘗。

又有一天,拖了很久交與收的事。

本相約在旺角,卻又碌了去SSP。

小店充斥食客。對望「唔好等啦。」

於是去了吃馬拉糕。

說了很久想來,終於來了。一個人。

有沒有緣,看來是註定的。

銓滿記


跟朋友約在旺角交收,順道吃過飯。

兩個女生不一定要扮文青,帶朋友吃茶記殘忍飯去。

窩蛋牛是至愛,但水準比以往吃的略差了點,味道還是不錯。

蒜蓉粉絲蝦有驚喜,好入味。平常獨個兒來開飯不會點,兩人先敢試新野。

其實跟煲仔飯有送原盅老火湯。上桌時太餓,已清。

簡單一餐已經好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