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

做完面發覺附近有這家黃店,想快吃完回家,就來了。

水餃又大又爽,配紫菜湯底好甜;石磨腸粉夠滑,豉油好味,配椒碎和蒜碎好惹味,吃得好滿足。

列入本人想經常去的店了。

Ivan The Kozak

第三次幫襯了。

前年舊公司型男上司辭工後約吃飯,問推友有冇好餐廳介紹就第一幫襯。

第二次夥同幾個朋友幫住在天后的朋友慶生,去年的事了。

這次朋友請他的秘書我的舊同事食飯,拉埋本人去。原本四人的約結果朋友臨事有事,著我和舊同事照去食,單claim番公司,兩個人就照去了。

第一二次去都顧客不多。經杜生介紹後預約要半個月才有位,雖然有限聚令,餐廳還是滿座。雖然客多了,味道仍保持好吃的水準,吃得好開心。

@稚

公司附近好味的店不多,加上同事沒有藍黃之分,要完全排除藍店也不易。

這家是較少去的店,好味的,份量也大,店內有些漫畫畫作(像是自家繪畫),看來老闆好喜歡熱血漫畫。可惜網上查說店雖然有派水有罷市,卻不肯與中同警嫂割蓆,是以被冠以偽黃,轉綠了。

最近有好多黃圈的爭論,大家對黃圈的定義都不一,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定義和立場。不與一個警嫂割蓆是否藍?黃對於黃的批判會不會太高?自問自己都有當差的朋友,運動初期大家都互不相讓互不聯絡,甚至在whatsapp內開火。本來以為比我更黃走得更前的朋友會更不退讓,偏偏竟是他們勸阻「唔好搞得太薑啦咁多年朋友」。咁當差的朋友也不見得是黑,鬧兩句同胞同政府,又暗撐番四句自己友。而過往,不在社會和政治的層面上,朋友的情份的確不低,唯有這些日子見少些面說少些話,隨時日讓真相和公義出現。

有日在IG post了限時story,沒想到已不是朋友的他出現在view。立場雖將我和他分割,但是我深信,他終將明白黃的堅持和立場。

90s Lazy

[回帶]

又是某周日放學碌了出旺角幫襯黃店,在先達附近。店不算大,好多文宣,多年輕人,典型旺角cafe的模式,價錢也是年輕人負擔得起的。食物在這個價錢「算係咁」了,不算得好味,失望的是原來冇咖啡飲的。

一個人去有點麻煩,為就非孤獨顧客,要轉枱。

Top Blade Steak Lab

農曆年前的一餐。

上完堂碌了去銅記,聽桔說呢度薯條任食,一個人鋸扒呢啲毒女事難唔到我,照去。

竟然也巧遇桔!

扒好吃,薯條好吃,好想念。

希望疫情快快過去啦!好想隨心行隨心吃呀⋯

阿土雞

推友推介的黃店,碰巧在studio對面。之前上堂前吃過不少種類的晚餐,burger同串燒都在上堂期間消化搞到胃不適,就不敢再試了。

這個份量唔要麵剛好,又好味。吃了這個上堂身體胃無抗議,當日上堂又狀態幾好,可能同呢個有關。

推介。

Burger Joy

耳鳴時好時壞,polemate朋友極力推薦灣仔某醫師,見平日只開到7點,又沒心機工作,拎半日病假先到上環做快遞員,再快遞代購彩油給朋友,約在灣仔診所附近見面。

灣仔都算多黃店,但都在另一邊。因為趕著睇醫生,匆匆吃了Burger。朋友猛叫好食好食。

說起來都很久沒吃馬拉糕了。那個曾經一起吃過好多次馬拉糕的某人,不知他近來可好?

Urban Coffee Roaster

@Urban Coffee Roaster, 黃,原來有識人識老闆

因為有polemate朋友結婚約派帖,其中一個朋友建議尖咀小聚,我快手揀了黃店,支持一下。

其中一個朋友好久沒見,平時面書沒甚update,一向愛扮靚,又是律師,之前都跟準新娘子討論怕朋友係藍。結果坐低不久朋友就鬧林鄭鬧政府,亦因為其男友的工作知道多一點點某位呢期仆街官的言行,知道朋友黃,就可以放懷傾計。

除了政治,都分享了好多近況。不過不遠處理大開拖,大家都一邊傾一邊慨嘆平衡宇宙咁。

回家收到另一個朋友擔心我的安全,問我位置。自從上次行到腳痛又跑不動,不敢成為負累。唯有金錢和能量上繼續集氣支持。

核爆都不割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