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年

家裡有多中童口罩(妹買了但唔用),就約一向會做獨居老人義工的朋友交收口罩,在晚市復市後吃個飯。

選素年,因為朋友食素多年,而這家都想去試好耐了。

雖然有點沙律和甜品,但在menu上其實是主菜,兩個女生吃三份主菜,好痴線。快到9點時店員拿menu過來調笑:「仲有一份甜品(蛋糕),要唔要嗌埋?」

久聞素年好味,果然好好味啊。個Pancake真係難忘~

Bound

早幾年有次去野豬醫師度遇見邦少,相約臨時吃個午飯,先帶我到基隆茶餐廳,再轉到這裡飲啡。這天上完堂本先到牧羊少年本店,但一丁友要等六張枱,就轉陣過來。

上一次來店都是年青人沖啡,今次換了個外國人,推上一問才知道是老闆。

店靜,播有點Punk的音樂,但無礙吃和看的好心情。先點了杯手沖,再追加一杯Mocha,好飲。

說起來好久沒見邦少了,自從他說起太太誤會一事,本來少見面就更少了。雖然他從來說清者自清,但說起夫人發脾四打爛嘢,我這個外人都不敢造次,不想無謂負起無聊的罪名。

記得好久遠的暑假他要我陪行動漫展,擺展覽的人問我們是不是情侶⋯ 晚上他說起朋友問起我們為甚麼沒有一起,其實好像由認識到那時都沒有想過。或許那些年為失戀的他重覆唱很多次「絕」的記憶太深刻,而那之後唱K都沒有再唱這首歌。

那晚最後他說怕一起最終都會分開會失去朋友,但時日變關係也在變,相約的雲南之旅最終沒有成行;連見面也少了,訊息也不敢發⋯ 一邊飲著咖啡的時候,一邊想起對住「嫦娥」的他說「係啦你好煩」的樣子。其實關係或許注定,雖然沒有關係是永久,但作為好友的位置,會長存在心內。

膳心

跟桔食食傾傾竟然渡過四個鐘,還吃了兩件甜品,好滿足~

可惜AGC 轉了做網店,飲唔到桔推介的橙味咖啡。後來回家都係網店落單買豆了。

好味~ 要在搬店前多去~

不忘

做完面發覺附近有這家黃店,想快吃完回家,就來了。

水餃又大又爽,配紫菜湯底好甜;石磨腸粉夠滑,豉油好味,配椒碎和蒜碎好惹味,吃得好滿足。

列入本人想經常去的店了。

Ivan The Kozak

第三次幫襯了。

前年舊公司型男上司辭工後約吃飯,問推友有冇好餐廳介紹就第一幫襯。

第二次夥同幾個朋友幫住在天后的朋友慶生,去年的事了。

這次朋友請他的秘書我的舊同事食飯,拉埋本人去。原本四人的約結果朋友臨事有事,著我和舊同事照去食,單claim番公司,兩個人就照去了。

第一二次去都顧客不多。經杜生介紹後預約要半個月才有位,雖然有限聚令,餐廳還是滿座。雖然客多了,味道仍保持好吃的水準,吃得好開心。

@稚

公司附近好味的店不多,加上同事沒有藍黃之分,要完全排除藍店也不易。

這家是較少去的店,好味的,份量也大,店內有些漫畫畫作(像是自家繪畫),看來老闆好喜歡熱血漫畫。可惜網上查說店雖然有派水有罷市,卻不肯與中同警嫂割蓆,是以被冠以偽黃,轉綠了。

最近有好多黃圈的爭論,大家對黃圈的定義都不一,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定義和立場。不與一個警嫂割蓆是否藍?黃對於黃的批判會不會太高?自問自己都有當差的朋友,運動初期大家都互不相讓互不聯絡,甚至在whatsapp內開火。本來以為比我更黃走得更前的朋友會更不退讓,偏偏竟是他們勸阻「唔好搞得太薑啦咁多年朋友」。咁當差的朋友也不見得是黑,鬧兩句同胞同政府,又暗撐番四句自己友。而過往,不在社會和政治的層面上,朋友的情份的確不低,唯有這些日子見少些面說少些話,隨時日讓真相和公義出現。

有日在IG post了限時story,沒想到已不是朋友的他出現在view。立場雖將我和他分割,但是我深信,他終將明白黃的堅持和立場。

90s Lazy

[回帶]

又是某周日放學碌了出旺角幫襯黃店,在先達附近。店不算大,好多文宣,多年輕人,典型旺角cafe的模式,價錢也是年輕人負擔得起的。食物在這個價錢「算係咁」了,不算得好味,失望的是原來冇咖啡飲的。

一個人去有點麻煩,為就非孤獨顧客,要轉枱。

Top Blade Steak Lab

農曆年前的一餐。

上完堂碌了去銅記,聽桔說呢度薯條任食,一個人鋸扒呢啲毒女事難唔到我,照去。

竟然也巧遇桔!

扒好吃,薯條好吃,好想念。

希望疫情快快過去啦!好想隨心行隨心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