鋸扒

已經唔係第一次,一個女生走去鋸扒。


上周五,跑馬地。

晚上9點先碌到入去,沒啥選擇。幸好遇上小店cafe一間,只得兩枱客。點了晚餐,羅宋湯淡如水,牛扒卻出奇地有牛味,還自動煎至medium,有驚喜。

這一頓,80有找。


再來身處灣仔舊店。那夜跑馬地搭叮叮回城,看到這家小店,心想可以一撐。

結果呢?牛扒薄,吉列魚是軟的,還隱隱透著快變壞的味道。

很多時放工想醫了肚才回家。車仔麵米線已經時時食,茶記也是。一個女生難得附近找到靜靜又不貴的店⋯但失望囉。

一陣埋單,連加一大概要一百大元。無下次咁囉。(還有,覺得有野咬)

Toolsss 


#12 《生命之花的靈性法則2》@Toolsss

周日雖然約了pole友晚飯跟練習,可是還是早一點去Toolsss hea陣,看看書。

店剛好坐滿人,自己一個不介意坐店外,靜靜的,更好。點了想吃很久的熱狗和想念的mocha,聽著旁店小店阿嬸亂中有序剁豬肉的節奏,進入書的世界。

自從推友介紹這家店後,著實喜歡上了。石峽尾店有份閒情,葵芳店親民,而且有好食的。

近年失了不斷試新店的興致 / 精神。有一家合意的小店,那份安心感,也好足夠。

7月2日,晴~

今天,是這樣過的:


跟公主去她常光顧的髮型屋修剪半年無打理的髮型。到髮型屋前跟她和她的男友去了一家老店吃早餐。這個奶茶比太興還要香滑,右邊的多士焗得鬆化恰到好處,奶醬完全滲入多中。因為太好味,追加了一件油占多和公主的男友分享。

三人埋單81蚊。伯伯掌櫃示意我比一蚊。「無一蚊添,得五毫咋」「咁五毫啦」找回廿蚊。是舊區的人情味。


看過公主正在裝修的家以後,正式進行是日活動 – 剪髮。髮型師是又靚又帥的女生,助手也是。有靚女操刀,覺得應該會合心意(之前男髮型師都只剪他們覺得好的,結果就是千篇一律)。靚女髮型師(下簡稱靚女)說我的髮質真的好得不得了(玩笑的反話),又軟又薄。我沒有多說有怎樣的要求,她說要剪掉受損的部分。結果剪了四吋有多,由本來入髮型屋時長度遮住襯衣荷葉邊,到完成的剛好蓋著。最窩心是靚女仔細解釋我的髮質因為軟和幼,不能多電多染,叫我以後只處理髮尾和頭頂的部就好,慢慢將髮質養番靚。新髮型還貼心的免吹免gel,出門慳不少時間,靚得嚟又容易打理。


整治四小時後,離開髮型屋時決心要吃西多。附近的路不熟,只認得到巴士站的路,所以就圍著附近轉。順道看了寵物店的虎貓,超漂亮和可愛,在玻璃內舔毛,好想跟喵玩的說。但因為有人在跟前阻著,所以看兩眼就了。進了紅磡冰室,看到「流沙西多士」,問了流沙不是花生醬,就說句不好意思起身就走了。輾轉回到髮型屋旁的翠華。「有西多士嗎?」「有,不過無涵的。」心想無涵頂多是炸麵包,怎能稱得是西多,於是又起身離開。後來想想早上的老店麵包是自家製,該很好吃。去到門前關了。唯有過對面一家 — 因為附近都無選擇了,但這家外貌有點靠不住。

點了西多和凍O茶。例行在西多篤晒窿才搽牛油,牛油迅速滲入多士裡。一咬,不得之了,是對面老店的麵包出品。對面老店有自家麵包工場的。爭啲走寶了。凍O茶茶味和甜味適中。非常好~ 


吃飽埋單。他,大刺刺坐响收銀度!!!問收銀哥哥仔可否摸他,哥哥仔說可以啊,一摸,不得了,毛毛滑不溜手。化身貓奴幫他按摩幾下,見他冧得眼半張,弄得我心都軟了。後來有人點外賣,不好意思傍住收銀位阻住做生意。就放開手但不願走。他轉身用巨pat對住我。開始搖尾,逗回這個不速的貓奴。貓尾掃著掃著,彷如我化身成貓要捉眼前羽毛一樣。角色倒轉但好好玩。但因為真的阻住做生意兼我又唔係街坊,只好看著收銀哥哥忙收銀他又低頭監察時離開。

好啦。大概是這樣了。去到巴士站就有車,也沒遇上一滴雨,很好很好~

Toolsss


收工,心裡只想到這裡喝杯mocha。縱然皮膚最近因飲多了星巴巴而差了,可是還是想來。

這店有著飲過最好喝的mocha。在我來說是對味的。

每天回家的道路沒甚麼改變。偶爾到煩囂的油尖旺。其實想要往外走走,離島也好,但心裡困掉的連走走也提不起勁。所以,特地來其實並不遠。

這裡的mocha 沒有刻意追求的dark chocolate 味,沒有總是要提示的甜。混合得宜,喝在心裡覺得被平衡。

發現店裡放著早陣子拿到石硤尾店的書。被珍惜,被重視的感覺。

回到家縱然有點夜。可,是值得的。

《心》


#8 《心》董啟章 @相惜 (好明顯係倒帶相)

簡單兩句。前一夜才在面書說這書好(沉)重。

今夜看到一段,竟爆笑出來。

因為咁,要記一記。

P.S 相中的蘋果批,非常好味!

Grey

  
應該係 #5。雙眼極度虛耗,看書速度奇慢。

是日收工,托住公司的電腦用碌的速度在銅鑼灣遊走,落腳某轉角卻原來離公司不遠的小店。吃了個胃漲漲但好味的意大利飯。晚飯時間來說很不錯,紅衫魚有找的價錢,如果午飯就有點貴了。以後收工要毒自開飯有飯堂,不錯。

至於書呢。呃,朋友說過第二集寫得不好,著我不要買書問她借。結果心急人中伏,故事情節忽然「峰迴路轉」,比起小時候看的岑凱倫小說更離奇。說一個極度有幻想力又想太多的人寫出來自我安慰一番也不為過。情慾,不像會這樣表現的⋯

我這等麻煩人,看《O》又嫌咸得滯,看《Grey》又嫌膩,說起來,覺得某愛貓作者最好看。既有文學修養又詩意又到肉~

(其實我在說甚麼?!)😳

雞肋中。看完這本還要看下一本麼?

P.S. 不過Grey,是回憶,也是一個結⋯

一個月

 

 #《Fifty Shades Darker》

以日子計,今天剛好新工一個月。沒有跟同事一起午飯,反而帶了書,就在附近應該不會碰到其他同事的地方開餐。

當一日工作12小時,生活和生存糢糊不清的時候。一個人的時間,即使只有一個鐘,很重要。

天生不是social材料,如果當中有欠缺尊重的地方,也就只好將工作和相處分隔開。

即使是小薯,也該要有尊重吧。有地位的,也不代表可以把人看得卑微。縱權重,也不過是工作而已。

開始不禁想,有能力全身而退就好了。

O’Phillie’s Gill

   
   
保險agent兼朋友約晚飯約了好多次,去年年中開始約,真的拖到無可再拖的狀況,才去。

兩個猶豫不決的天枰,由灣仔地鐵站走到合和,都沒有心水餐廳。最後隨便選了一間較靜的入座。

侍應看是一男一女,安排了蠟燭角落暗位。朋友寒暄不久就開始說新計劃甚麼的,就已把胃口全消。出發點是好,但此刻沒有計劃。也坦白的說。

結果個多小時就完成晚飯,也如願10時多就回家,不錯。

確幸是,在踏入電梯大堂一剎那,驟雨來了。

*** ***

好像沒提到食⋯(哪放相幹嗎?)

漢堡和pasta 份量比想像中多。味道也不錯。

點了Irish Bailey Coffee,但不是喝過最好味的。

沒想到周四晚上灣仔竟那麼靜。原來宅到不太知社交行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