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想起這首歌。

抱歉唱了這麼多年,只有一個陪我唱的人,但我還是唱到走音。

沿著你設計那些曲線,原地轉又轉又轉風眼樂園

世上萬物,向心公轉,陪我為你沈澱

⋯沉沒湖底欣賞月圓

不願讓你一個人

一邊看電影一邊激動也一邊想某人會不會是喜歡五月天的人。如果要他陪一起看會不會覺得我好瘋?會不會覺得有班傻的入了奇怪的教⋯禁不住這樣想。

「我不願讓你一個人 一個人在人海浮沉

我不願你獨自走到 風雨的時分

我不願讓你一個人 承受這世界的殘忍

我不願眼淚陪你到永恆」

播到這首歌時又想到他,本來平時聽這歌時也沒怎麼被戳到淚點的。如果能一起明白歌詞的心情,或許那些不肯定的起伏都能一起走過吧⋯

或許⋯

夜還未深

每次出來的結果都是祈求的相反,

就不得不承認,一切都是緣份不夠。

有一刻真的想 不管一切去找你
卻又明白 再不應出錯
你這一刻定是歡欣興奮開心不過
共聚又是如何

夜還未深 愛還未可
難過亦要經過
已是離別 我很清楚
未眠如我 不止一個
誰沒有癡過夢過

一生愛你一個

圓滿了看到伊健的願望。

當《一生愛你一個》奏起時,我和身邊的人收起整場演唱會的熱情激動,各自緊緊抱著自己的手默默的聽。

然後回想到2012時跟朋友來聽同一首歌的時候,流著淚的自己許了一個願。

縱然過程兜兜轉轉,上天都沒忘記回應。

接下來該怎樣,我都沒有再想了。

信任上天的安排。

那段年月有多好

原本想著大概看不到了,朋友在歌迷會那邊幫我買到飛,在尾場跟粉絲們一起拿著燈牌一邊忙著遮臉一邊看(總要有點貢獻)。

怎麼能解釋這感覺,一邊聽著他在我眼前唱歌熱烈的揮著手,一邊被每首歌觸動,回到第一次聽不是原唱唱的老了十歲。

時光這個壞人 偏卻冷酷如許

離場慢些也不許⋯

Belief

你值得真正的快樂

你應該脫下妳穿的保護色

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

能不能就讓悲傷全部結束在此刻

重新開始活著

– 因爲這首歌,我入教了。

一首歌一個回憶

今天跟朋友午飯,說起她夢見很久沒見的一位。回到公司靜下來的時候,想起很久沒聯絡,卻在面書忽然出現friend request 的他。

想起每個星期總有一天放學後喧鬧的長枱中並肩而坐,他義務教導我數學。原本新淨的課本轉眼滿書筆記,有他的字跡和我的字跡。那年的期末考,我捧著成績單向他道謝,看到他腼腆但滿足的笑容。

然後像這樣暑假中的午後仲夏,電話接通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沉靜但沒有掛線。電話的一端忽然開腔,唱一首他和我都很喜歡的歌。這端的話筒靜靜的,躺著的床單輕輕發熱,風扇不解的亂了拍子的吹動,額角微微滲汗。

歌聲畢。「沒甚麼只是忽然想唱而已,別誤會。」

「嗯。」

現在,他已經是兩個可愛女生的爸爸了。

(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