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還未深

每次出來的結果都是祈求的相反,

就不得不承認,一切都是緣份不夠。

有一刻真的想 不管一切去找你
卻又明白 再不應出錯
你這一刻定是歡欣興奮開心不過
共聚又是如何

夜還未深 愛還未可
難過亦要經過
已是離別 我很清楚
未眠如我 不止一個
誰沒有癡過夢過

一生愛你一個

圓滿了看到伊健的願望。

當《一生愛你一個》奏起時,我和身邊的人收起整場演唱會的熱情激動,各自緊緊抱著自己的手默默的聽。

然後回想到2012時跟朋友來聽同一首歌的時候,流著淚的自己許了一個願。

縱然過程兜兜轉轉,上天都沒忘記回應。

接下來該怎樣,我都沒有再想了。

信任上天的安排。

那段年月有多好

原本想著大概看不到了,朋友在歌迷會那邊幫我買到飛,在尾場跟粉絲們一起拿著燈牌一邊忙著遮臉一邊看(總要有點貢獻)。

怎麼能解釋這感覺,一邊聽著他在我眼前唱歌熱烈的揮著手,一邊被每首歌觸動,回到第一次聽不是原唱唱的老了十歲。

時光這個壞人 偏卻冷酷如許

離場慢些也不許⋯

Belief

你值得真正的快樂

你應該脫下妳穿的保護色

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

能不能就讓悲傷全部結束在此刻

重新開始活著

– 因爲這首歌,我入教了。

一首歌一個回憶

今天跟朋友午飯,說起她夢見很久沒見的一位。回到公司靜下來的時候,想起很久沒聯絡,卻在面書忽然出現friend request 的他。

想起每個星期總有一天放學後喧鬧的長枱中並肩而坐,他義務教導我數學。原本新淨的課本轉眼滿書筆記,有他的字跡和我的字跡。那年的期末考,我捧著成績單向他道謝,看到他腼腆但滿足的笑容。

然後像這樣暑假中的午後仲夏,電話接通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沉靜但沒有掛線。電話的一端忽然開腔,唱一首他和我都很喜歡的歌。這端的話筒靜靜的,躺著的床單輕輕發熱,風扇不解的亂了拍子的吹動,額角微微滲汗。

歌聲畢。「沒甚麼只是忽然想唱而已,別誤會。」

「嗯。」

現在,他已經是兩個可愛女生的爸爸了。

(祝福~)

I Love You

(By 尾崎豊。永遠留在26歲的少年)

聽到這歌的時候,不禁想,怎麼會這樣的溫柔。

雖然只是一首歌,但唱出來如泣如訴。愛像泉水緩緩湧出。

閉上眼聽著,濕了眼眶。然後感受面前不存在的那誰,化為歌聲的愛。

風起了

送你。

那道暖暖的光線 漸透入了窗邊
睡眼惺忪依稀望見 斷線風箏空中獨處
任滿地碎葉 微風捲起數片
樹幹棲息那雙雛鳥 或有天追尋理想 飛散不見

願你可 於他方過活別來無恙
人在某異國 但遺下印象
自那天 暗自蕩漾年少的空想
隨著你別去 路太漫長

夢裡看風起了 靜聽候鳥歌謠
湖畔 抱著你輕飄
時間擦身走了 目送初春日照
當你回頭微笑 成長了
我也得開竅

你贈我那本畫冊 讓往事更深刻
沒照相機一起自拍 便以寫生替青春定格
未兌現約定 回憶地已清拆
願這天光陰倒轉 遲鈍的我為你告白

夢裡看風起了 靜聽候鳥歌謠
湖畔 抱著你輕飄
時間擦身走了 目送初春日照
跟你純情年少 同望過溫馨破曉

夢見你的淺笑 曾約會那道橋
聊著 故事還不少
驟眼已天光了 換上今天日照
天與地遺忘了 怎隔絕世俗煩囂
都慶幸我共你遇見讓成長的天空映照
最美的心跳

命運

 

也許你我會分開 共度著一生

像日夜等不到黎明黃昏

於無聊時路過的籃球場上

於玩樂後經過的便利店中

於靜謐地鐵 於寂寞路邊

The way we were

  
Memories light the corners of my mind

Misty water-colored memories of the way we were

Scattered pictures of the smiles we left behind

Smiles we gave to one another for the way we were

Can it be that it was all so simple then
Or has time rewritten every line

And if we had the chance to do it all again

Just tell me, tell me, would we, would we?

Could we, could we?

Memories may be beautiful and yet

So many memories too painful to remember

The way we were

Can it be that it was all so simple then

Or has time rewritten every line (or has time rewritten)

And if we had the chance to do it all again

Tell me would we, would we?

Ah could we, could 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