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帶你看的風景

 
《夢幻街少女》最後一幕,天澤聖司從巴黎回到日本,剛下機不久清晨就騎單車到月島雫家的樓下,載著月島雫上山,到他的秘密地方,看久別重逢的日出。

這一幕總是讓我深深悸動。因為和你在一起,眼前景緻會變得更美。像《阿飛正傳》,因為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永恆的時間。

收到了一張從韓國寄來的名信片。很喜歡的明信片。滿天紅葉由可愛的畫風呈現紙上。本覺得不會再收到的了。所以心悸動,是有的。

但,短篇小說完結又相隔很久以後,情節,已經點腿色。

那親手寫的明信片,說抱歉未能將紅葉景緻好好的呈於紙上。

但還是感恩和驚喜的。收過的名信片最喜歡的一張。對方寫過的最長的段落。沒甚麼更值得感恩和驚喜了。

風景,止於紙,止於言語。

風景不轉,心境轉。

IMG_7223.JPG
每一次下筆前都跟自己說要畫畫襌繞。
結果每次開始以後就變成另一回事。

畫的時候隨意開始,這幅甚至乎開首都不是這個方向畫。後來索性把畫簿倒轉,才可以繼續。

畫的不是漂亮。只是自己的賞心悦目。
但從亂畫的過程中,我總是看到自己。
欣賞襌繞奇異的構圖但又有秩序的pattern。實實在在而爽快剛強的線。可是我壓根兒畫不出來。

切斷一切,強而有力的線。畫不出來。

覺得未完成的,可是又想不到要怎樣繼續。不能因為覺得未完成而硬生生的繼續,終需放下。

今夜收工前隔著IM跟韓國阿姐聊了一會。
她說,你需要的是Pride。

就像一條強而有力的線,明明能夠畫到,可是卻畫不出來。
大概心底裡覺得,一旦畫了強而有力的線。那些曲的綣的部分會被直線取代。
未能將直線和曲線好好磨合的時間,唯有努力地練習兩者共存。

終有一天。Pride。Rew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