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啡開年

 

迎接新一年的儀式,當然是由靚啡開始。

觀塘上完堂,碌去旺角Knockbox,只因飲過人生覺得最好飲的咖啡。

Cafe 人滿,平日晚都沒啥人氣,今天就湧滿人,連bar枱都坐滿。幸好等一會就有顧客離開。選了bar枱最入的坐位,其實並不靜。面前就是洗碗位,Barista們在眼前團團轉,雖然忙卻又顯得很快樂。

點了煙三文魚bagel 和Perci作為late lunch。咖啡帶果甜,入口甜中有甘,也微酸。沒帶上耳機,cafe人滿大家都悄聲說話。只有沖咖啡聲,倒水聲,steam milk 聲和barista 們溝通的輕語。打開去年2月13日買的書,跨年看的《心靈之眼》。

一杯Perci意猶未盡,再點了一杯Columbia。Bergamot 的味道,在舌內輕輕盪盪的,滿腔甜。兩杯啡,作為是年開端。

說過品嚐過最好喝的咖啡是在Knockbox,但沒點,因為不知道是甚麼。離開前跟Barista 談了幾句,告訴他喝那杯不知名的咖啡是怎樣的感覺。他恍然大悟,是啊應該是Panama Kotowa (咁上下音,又忘了) ,望望價錢,原來要$120一杯。

還記得初嚐Panama Kotowa 那夜本來累得要死。咖啡進入喉頭間彷如為身體注滿甘甜,香氣整個小時久久不散。如此高價是怪不得的。

要找天在離開旺角區前,人不多的時候,再來嚐這杯Panama Koto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