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天

原來,是第一百天。

記得不知第幾天夜裡床上看到消息的時候。眼淚不由自主的掉出來,一整夜。

像失去一個心靈互通的伙伴。空虛至選擇不提及,不言語。

但每一次路過看到喵星人,都想起那傻蛋的神態,回想到在電腦裡手機裡看到時的喜與樂。

這天在勝利道開飯,同事都興奮地看狗的時候。我看貓。

想像捉住牠的小肉球,搓在掌心的暖意。

像蛋的嗲,叫人心醉。

一百天。沒有忘記。

過往的每一段落,讓蛋在我心裡編織了一段美好的歲月。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