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ghbor

四月最後一天因為要跟朋友交收所以收工到荔枝角去,研究過附近有burger 店,就問問burger 同好的某人要不要一起去,他就好,就約在店等。

Burger的sauce略少,但味道算是不錯,價錢也不貴。因為要先買單後送餐,先買單的我原本打算這頓算是「不肯定的生日飯」,但對方大笑而過,到底是怎樣一回事其實都不大清楚。最後他連我的份也一起付回給我,有時候真的不知該如何。

回程的時候同一個問題還是鼓起勇氣再問一遍還是得不到答覆。心裡難受是真的,也該好好想往後要如何安放自己不安全感的心。那天跟他說起舊事,沒明說但希望他明瞭的是:不真誠的關係我是會毫不猶豫地割捨。但他好像不發現也沒有意思想告訴我甚麼。內心只能一點點建立離開的勇氣。

早幾天老師在面書說天秤座用的是扣分制。其實本來沒有這樣的意識,但這陣子心動和好感在增加和扣減中起伏,這樣下去始終一日會完全的消耗掉。

本來就沒有期待過甚麼。但或許給自己買新錶的時間不遠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