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 across the universe

所有事都是應該發生的。宇宙安排下,今個星期覺得停滯一段時間的能量動了,晚上看到節目講SRT,就順著calling msg 了兩年前幫忙的practitioner 約個session。

第一次見在朋友的家,匆忙而跳脫的會面,那時候碰巧準備轉到下一份工。今次是第二次見面,也是工作的轉折期。

兩個小時很密集而被宇宙安排極好的對談。有朋友說過跟SRT 不太connect,其實也沒有很dramatic 的事發生。但每一個msg 都完美地fit in 這段時間的狀況,連practitioner 都說沒有遇過這樣大connect 同msg,當真有點出乎意料之外。而宇宙總是有這樣有趣的未知。

當然咁大鑊的課題(100個零的past life loop,乜事)也不是一時三刻能拆解,但總叫有點眉目。而且宇宙早已安排下次會面一樣:這位只見過兩次的有心人,說此刻不用能量交換,等到找到工作先收錢好了。記得上一次,同樣在轉職新工的傍徨時間,有一個素未謀面但聯絡過幾次的「朋友的朋友」,免費為新工起了支卦,著我不用擔心。

空窗期是有點迷惘和傍徨,但宇宙給的力原來好大。咁斷了的天線也該是時候駁回,才不枉費宇宙完美安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