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ity 

 
來到這裡前有點氣。在推特有些關於今午做過一些事的回應。不是要得到讚許,卻也不覺得需要有帶攻擊意味的言論。

這世代,做小小的一件好事都成了有機心一樣。縱然單身得孤獨寂寞,但不屑為成就甚麼而做甚麼。

如果,關係要靠意圖企圖表現自己的好來得到,這樣的關係寧願不要。只看外在的,難以用心去感受和欣賞別人。

選了一條難行的路。因為內在eternity 的沒法改變。

那是我的堅持。善是不該望回報的。

P.S. 本來很氣,但barista 遞上這cony 小杯就消氣了。這份堅持在內心的感覺,不就像是Cony的表情一樣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