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

無論怎樣都要出來,103 萬,破了歷年的遊行數字,卻破不了政府的無賴。

半夜發告新聞稿恢復二讀,同日有三讀的議程,叫人怎消氣怎退讓。

朋友whatsapp 告知live正在播示威者衝擊。既嬲又擔心,整夜都沒睡好。醒來衝突完了,人也拉了,政府一貫用以此作為口實。

但有朋友說畢竟衝了,年輕人不忿氣,解決解救為重。幫不了很實際的方法,唯有送念,也送香港。

612是香港另一個難關,日頭恐怕不能到政總,改了晚上本來的安排,看看星期三的狀況如何,希望能爭取半天。

在IG 寫香港人不屈是由衷的。更希望除了103萬人以外能有更多的人拒絕屈膝。看了好多的報導評論看到眼眶熱。就算走,那有地方能像香港有深厚感情?

要不屈啊香港人。

曼陀羅 · 緣散緣聚

老師在藝穗會擺展覽,夾到星期五中午飲宴後有空,就去了看畫。

天枰座的本人好喜歡曼陀羅,但奇怪每次想畫曼陀羅和禪繞最後都變了另一回事。所謂的平衡,有時看來只是一份執。

老師不在,穿了三吋鞋的腳很痛,所以沒留太久。每幅畫既想細看又不敢細看,能量隨著最近失衡的內在浮遊,看得我浮浮下,想留久一些但最後還是逃離。

離開後去了附近的星巴巴讓心和腳休息定定神。這天稍為有心思的妝扮聽到好些讚賞,想在平日彈多過讚的某人口中聽到欣賞,掙扎好一陣子發了訊息⋯⋯ 大概緣份不夠?怎麼總是很多障礙的?

給老師的留言我寫道:「每段緣份都是鍊金術。」寫的時候就只是覺得想要這樣寫,但原來是要寫給自己看的。經歷或許是一場考驗,上天給我的可以容易一點嗎?

茶記貓

大角咀路過一間茶記見到貓在閉目養神。如果不是與中學同學約定的時間快到,應該會幫襯一下順便吃個西多望望貓。

唯有等下次啦。

再路過時,拍了這幀照片。

那夜悄靜的街上無人,車站沒多久就開門,行了超過三十分鐘,某人送我走到這乘搭通宵的巴士。

看了三小時電影、快要廿四小時沒睡的我很累,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邊,有時落後,希望能趕上某人急促的步伐。

我和某人總是這樣的行,以致都沒法看到他回答時一字一句的表情。有時面對面也沒有眼神接觸過。

心裡常常祈求著希望可以變得容易,但對方態度又變了,我也無力的跟著變了,在快樂的心動和不安的傷心中起伏其實是很痛苦,消耗的速度比建立的快。

過往經歷的已經夠多了,只盼能真誠的輕鬆的簡單的就已經很感恩和快樂。

總是說如果是注定的就會很容易⋯ 一路走來這樣的起伏,或許是該醒的時候了。

但,會好好記著這一夜和之前的日子。

小結

(牌上寫的是「天水圍」啊)

著實有點不知所措和難捱的一周。

同事找來運作正常的爛單車,飯後帶我踩他覺得好郊外的景色(公司附近都是工廠),太久沒踩車也踩得急有點累,但好爽。

回程時有段小斜坡,本來都想放棄推上去。但臨上坡時覺得盡力試咗先,結果氣來氣喘的成功了。

幸好他常常搞笑又「暖爐」上身(據他說暖男只serve一人但暖爐不同)又和同部門的同事收工後一通坦誠通話,這周在工作上和情緒上的迷惘都暫緩下來。

謝謝。

滿月 · 春分 · 水逆

(那料到拍這相後五分鐘會是一場震撼)

必須要記下來。

這段處於水逆的日子,本來都算相安無事,但接近埋尾的這段時期,發生了幾件事。

事一,和疑似曖昧關係但分別有另一半的同事在我和同事午飯郊遊時在河畔碰見,還要連續兩天。

事二,上星期開會期間阿頭與隔離部門阿頭有爭撬,會後發脾氣爆粗,甚至嬲怒到有人身威脅之詞。

事三,今天明明收工前跟阿頭在討論會議安排,收工後收到GM的電話說阿頭已經離職。

如星座所言,即使沒刻意留意,三個重要星象匯在一起的震撼彈卻來找上門。水逆和滿月將情緒放大,事件曝光,有能力的沒能力的都隱藏不了。老實說阿頭雖富有經驗,會是一個撐下屬的上司,卻顯得無心工作,有好幾次都覺得事情其實可以安排得好但事實卻不,以致數次招人話柄。這兩星期的確讓我好不爽,明明可以早日完成的部分卻因爲一拖再拖而引來不必要的批評。

打從踏入去年就忽然覺得需要很自覺自己的每一步,冥冥中覺得修為所創造的果實會來得好快。是好果實和壞果實也源於念。縱然心裡對有些事有些情不捨,但一想到因果和對方,就努力帶著祝福和愛回到該走的路。

水逆,也是好機會說出心底話。

願明白,祝安好。

春分,也該是新能量之始。

P.S. 七七四十九日的心經迴向在沒計算下剛好今天結束。最後一遍的迴向感覺到跟在天國的上手同事連結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