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磨

年頭和桔晚飯,收到這個可愛的達磨。放在櫃裡很久直至最近搬了office 才放出來。

記得當時大家plan了京都行要去勝尾寺,結果都沒有成行。這年的變化還在繼續,到底可以幾時再去日本都未可知。

希望疫情和時勢都能轉好。香港人要有自由先可以去旅行去得開心呀~

金星逆行

金星逆行呢。

昨夜睡前有好多事浮現。往日遇過的人,發生過的事,之間的互動,到底經歷了甚麼,傷心過後又學會了幾多。

這幾天是有漣漪。一邊反應,一邊思索合適的回覆,但又作了一個大概令對方不快的決定 / 回覆。睡前想,對方所做的固然不是理所當然,但我有沒有足夠讓對方感覺到我的謝謝。

我有說的,可能在思索合適言語的時候,情感沒有好好表達。

又或許是我想太多。可能相處的緣份才最重要。如Murphy’s Law般,緣份不夠,所以無論怎樣做結果都是一樣。

這樣想,好像對自己的批判輕了點。

灰心、失望,也會少好多。

@稚

公司附近好味的店不多,加上同事沒有藍黃之分,要完全排除藍店也不易。

這家是較少去的店,好味的,份量也大,店內有些漫畫畫作(像是自家繪畫),看來老闆好喜歡熱血漫畫。可惜網上查說店雖然有派水有罷市,卻不肯與中同警嫂割蓆,是以被冠以偽黃,轉綠了。

最近有好多黃圈的爭論,大家對黃圈的定義都不一,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定義和立場。不與一個警嫂割蓆是否藍?黃對於黃的批判會不會太高?自問自己都有當差的朋友,運動初期大家都互不相讓互不聯絡,甚至在whatsapp內開火。本來以為比我更黃走得更前的朋友會更不退讓,偏偏竟是他們勸阻「唔好搞得太薑啦咁多年朋友」。咁當差的朋友也不見得是黑,鬧兩句同胞同政府,又暗撐番四句自己友。而過往,不在社會和政治的層面上,朋友的情份的確不低,唯有這些日子見少些面說少些話,隨時日讓真相和公義出現。

有日在IG post了限時story,沒想到已不是朋友的他出現在view。立場雖將我和他分割,但是我深信,他終將明白黃的堅持和立場。

泡沫

以為是第一次用這枝油,但原來是第二次了。

看舊相,才憶起上一次都係嘔晒泡。但上年發生的事,像浪一個蓋一個般,自己的「小事」彷彿淡忘好多了。

完成這枝油的晚上,半夜看哈爾的途中,皇上的電話不尋常的響著。消息是壞的,情況自新年後日漸變壞的大媽,走了。

我跟她感情不算深,但她疼我和阿妹是真的。小時候回鄉她會拖著我跟鄰居打招呼,「這是我在香港的女兒」,阿妹在幼兒時更在她疼錫中長大,她對我們,和她的子女對我們,一向都毫無隔膜。

因著這奇妙的關係,在香港生活的我們,實際上與她有著同一個伴侶的阿媽,有著內疚與不甘的壓力。而壓力又無可避免散佈到家裡各人。

異常的成長,婚姻曾經於我來說是可有可無,三人的關係雖然是壓力但也非不能承受。生活的擔子和這些事讓對待異性的謹慎,或許也因此漸漸埋沒了作為女生的溫柔和真實的感受。但當這一切漸漸結尾,歲月也已經不年輕了。

走過這些,往事如泡沫一樣,都一一淡忘中。

啐念

(內容不符 – 隔離期間霸下廚房煮皇上少吃的意粉)

自律隔離嘛,但無辦法的情況下都有幾日落一落街快買日用品,有做足措施的,最長四日足不出戶,係人生以來第一次。

Home office開工要report duty收工時間要報收工,如果唔係心繫工作屈到攰,其實可以更長時間唔出街。如果屋企夠大,有空間做運動就更好⋯

不過現實係運動量不足,年紀都唔小了少少嘢真係有點氣來氣喘。另外追晒《滅鬼之刃》漫畫,但書一頁都冇睇過⋯

老實說過年前已經狀態不佳,很多事都提不起勁,無心情,莫講恭喜人家發財。這趟回鄉看到大媽重病,想想她一個人在皇上投奔香港時辛勤地維持大陸的家,對皇上另有家室都無怨無悔,對阿妹和我寵愛有加⋯ 這趟回去她已認不出我們,和去年清明一路不捨的尾隨送別,內心難過。

其實都有朋友教訓點解呢啲情況仲要返大陸。皇上年紀大,當然會有風險。唯有做足最好的,將兩老的遺憾減到最少。

薰衣草晶

(朋友送的粉晶心和一見鍾情的薰衣草晶)

手鍊帶回家都一段時間,原先跟朋友的一條放在Crystal bowl 旁每天叉電,朋友那條已經交送但自己那條覺得還未到時候。初一原是好日子但也感覺未到,碰巧朋友約今天到黃大仙,加上元宵月圓好日,就為她啟動。

除了愛情,更重要的是給自己更多的愛。

粉晶燈

病假在家瞓太多,簡單整理一下。這盞燈是早前鹽燈壞了靈機一觸試配出來,想不到效果非常好,粉晶柱看來很喜歡這個安排。

看著看著都覺得好有愛~ ❤️

聖誕

往會展看展覽,碰巧遇上原始聖誕樹解紮「儀式」,駐足一會,一陣陣新鮮的樹木味撲鼻而來,除了好有北歐feel,仲想去旅行。

轉眼又到聖誕了。去年的聖誕節,其實還歷歷在目。

手信

耳鳴未退,唯有去晉見野豬,順便畀埋東京之行手信。不過醫師睇來唔太欣賞⋯

「吓買呢樣⋯ (說畢拎另一件佢其他朋友的手信比對放埋一齊)又唔用得,邊有地方擺?第時死咗又要搵人扔。」

「邊有咁易死呀?」

「而家話唔埋喎!」

(⋯下略討論本人買嗰件手信的可行用途及其他閒計⋯)

然後佢條友仔篤下手提電腦旁的達摩。

「咦好得意喎!係京都買架?」

「係呀!」

「點解我係東京見唔到呢啲架?」

「鍾意呀?畀你囉!」

「真架?唔好意思嘅!」

「拎啦,我仲有。」

「咁我唔客氣啦!」

然後同佢講出年去京都,畀佢一邊把脈一邊潤我買了貴機票⋯

係囉其實出年都去,仲拎人地嘅達摩又真係唔係幾好意思嘅⋯

貓咪老師

(原來之前upload唔到,回帶文)

前一秒同貓咪老師係咁影影影,下一秒發現搭錯車去機場。

幸好及早發現,然後又趕得切到~

爭啲因為心慌漏了老師係車,然後有好人乘客追落車咋。

水逆的力量真係唔係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