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

轉眼在泰國渡過一星期。

到泰國第二天有時間,終於完成放在心內十多年的事。好好誠心的打招呼和道歉,離開後竟感到身體的放鬆和飄然,也有種重新出發的感覺。

這十多年經歷過的著實不少,當初少不更事的無謂的懼怕,終於換成今天對未知的希望。

對泰國,也多了一份喜愛。

Alive

夢遊一圈回到起點,未想離開,一個人隨便坐坐遊走看到這個。影低,以備再遇上黑狗時給自己振作。

不過也覺得,黑狗應該不會再出現了。

但願如此。

清理

很早已經約定到朋友家,心在前一晚的波動很想和你飛,問了朋友改不改期,朋友說照舊,所以還是依約赴會,同時還準備好衣裝如趕得切和你飛。

約了在朋友家附近見面brunch,她的先生也來了。見過幾次見打擾過幾次沒怎麼談過話,豈料一坐下他就說:「壓力好大喎你,能量好差下。」那才知道他是屬於敏感體質的麻瓜。

吃完brunch就和另外的朋友回到朋友的家,坐下跟兩個小動物朋友打完招呼,朋友就一直不停點sage,洶湧而出的白煙,衝著兩個能量低的人纏繞清理。

及後在朋友家中手作仔、談天、試新學的渡過了半天。本來耿耿於懷離島的約定,結果卻是朋友拉我回到重新調整平衡的機會。

晚飯時終於開口說新聞的資訊。朋友P說,每件事發生都有原因,可能遇到不公義也是一個學習,不過過程非常痛苦而已⋯ 納粹都可以瓦解,所以是會有因果報應的。

謝謝朋友的一番話,結困住的自己帶來一道門。

過程雖然好痛苦但絕對不能崩潰,點都要頂住。

要頂住!

獨個兒在沙田待到快八點才回家,影完這幀照遇到很久沒見的他。不過沒上前打招呼,既累,也沒有勇氣。

早陣子看演唱會時看到長長的舞台想起一起去看達明,播佔中的片段。回憶都是深刻的,也多。

以為這次運動不會碰頭卻又遇上了。看來他很不錯,所以也安心了。

百味

終於過了七月。

這個七月著實很難捱,外在社會的、發生的柒(錯)事、心裡的難受在水逆第一天陸續洶湧而來。

能量跌到低點的時間,一邊維持著外在的平安,一邊浮遊等待甚麼。

第一個星期靈感到,處理了身體的層面。

水逆最後一天幫助到,朋友介紹了一個免費的催眠session,排了身體需要流出的淚水。

今天回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好像已經很遙遠。但那感覺猶在,如在催眠那間房看到的這個,要細細品味。

Timing

身體的狀況未好,又去了醫師度。

醫師先開口話我瘦了,但按按手臂又說依然手腫腳腫。簡述了最近的事,我說,其實我都唔知自己點解會咁做。然後醫師答:「係架其實真係唔知點解就真係做咗。」

身邊知情的朋友有安慰也有責怪,抱怨風頭火勢不應怎樣怎樣,但其實也沒有說過給其他人知道,當天事情發生時整個能量都分裂中。一方面很擔心很恐懼,但另一方面有種感覺是「事情是要發生」,而當初為甚麼理智沒有制止、為甚麼要咁做我都說不出所以然。告訴醫師除了以前有被他話過「發生咗事都唔講」,還因為情緒讓身體牽動需要治療。一向認識的他聽完就會醒兩句佛偈開導下,沒想過他會這樣回應,而其實,這個星期一直鬱著的,終於有被理解的感覺。

記得年前有天看症突然被醫師放炸彈,知道他無心他也有道歉,但對於他的不理解是有放在心裡,以後就不多說「形而上」的事。沒想到這天發現在門口的野豬多了兩舊小山,加上他的一番話⋯ 「事情是要發生」或許此刻仍未參透仍未明白發生的原因,但就如兩舊小山一樣,timing 到就明白、就參透、就慢慢改變。

反送中

無論怎樣都要出來,103 萬,破了歷年的遊行數字,卻破不了政府的無賴。

半夜發告新聞稿恢復二讀,同日有三讀的議程,叫人怎消氣怎退讓。

朋友whatsapp 告知live正在播示威者衝擊。既嬲又擔心,整夜都沒睡好。醒來衝突完了,人也拉了,政府一貫用以此作為口實。

但有朋友說畢竟衝了,年輕人不忿氣,解決解救為重。幫不了很實際的方法,唯有送念,也送香港。

612是香港另一個難關,日頭恐怕不能到政總,改了晚上本來的安排,看看星期三的狀況如何,希望能爭取半天。

在IG 寫香港人不屈是由衷的。更希望除了103萬人以外能有更多的人拒絕屈膝。看了好多的報導評論看到眼眶熱。就算走,那有地方能像香港有深厚感情?

要不屈啊香港人。

曼陀羅 · 緣散緣聚

老師在藝穗會擺展覽,夾到星期五中午飲宴後有空,就去了看畫。

天枰座的本人好喜歡曼陀羅,但奇怪每次想畫曼陀羅和禪繞最後都變了另一回事。所謂的平衡,有時看來只是一份執。

老師不在,穿了三吋鞋的腳很痛,所以沒留太久。每幅畫既想細看又不敢細看,能量隨著最近失衡的內在浮遊,看得我浮浮下,想留久一些但最後還是逃離。

離開後去了附近的星巴巴讓心和腳休息定定神。這天稍為有心思的妝扮聽到好些讚賞,想在平日彈多過讚的某人口中聽到欣賞,掙扎好一陣子發了訊息⋯⋯ 大概緣份不夠?怎麼總是很多障礙的?

給老師的留言我寫道:「每段緣份都是鍊金術。」寫的時候就只是覺得想要這樣寫,但原來是要寫給自己看的。經歷或許是一場考驗,上天給我的可以容易一點嗎?

茶記貓

大角咀路過一間茶記見到貓在閉目養神。如果不是與中學同學約定的時間快到,應該會幫襯一下順便吃個西多望望貓。

唯有等下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