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你男友》

(有好多話想寫但在腦內小劇場完反芻完消化掉,剩下的是想記下的。)

印象中沒有看真人騷會看到爆流淚,這套卻是第一次。

播映之初已經想看,但感覺未到時候(對,已經不會追快追新了),用了兩個周末,坐定定幾個鐘看。

很多時總是說真人騷好假,但這套裡面的人情感都很真,對女友的感情也真摯,會感動流淚。6個人,7日共對,坦誠說了許多話,有很多笑料,也有好多心聲,這種溝通,是我一直覺得好美妙而且難得的。

看男人們談及另一半也動人,記得另一半的喜好,會願與聆聽,會為對方著想而感到壓力,也願意說自己的想法(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是,但他們顯然有努力著),一個女人能有多福份,才可以住進男人的心內?

最觸動是讓我再想對於另一半的「要求」。朋友說過我要求高,但我覺得自己不是。沒想要認識高富帥,心靈契合會是高要求嗎?但其實也沒認真想想要另一半怎樣對待自己。明明上一段戀愛沒有感到珍惜愛錫尊重,過後也沒能具體地給自己明白何謂愛情的珍惜愛錫尊重。這套真人騷或多或少給我很多的印象,原來戀愛愛情是這樣的,但以前都好像感覺不到⋯

最近想自己可能之前想某人真的想的太多了,這套的確也給了我一大巴掌。以聯絡的密度和真心溝通來說,其實距離真正認識他還離很遠很遠很遠。而且我也不喜歡一直跟在後頭,讓他想說時才回頭說話,那距離,跟心的距離,好像永遠都拉不近一樣。

說遠了。或許是時候再回歸自己內在,到底想要一段怎樣的關係,調教番自己的願望與想法。

He’s not that into you

雖然看完《阿基拉》回到家已經好夜,還是趕忙搵這套過過冷河。

好Charm的Justin Long處處提示女主角「唔好諗多咗」。女生的確好多時都諗多咗,FF太多會令人痴線。

除咗《Eat Pray Love》,都唔記得第幾次翻睇了。好在Netflix有,呢套真係好好睇,而且隔一段時間就要提示下自己翻睇⋯

He’s not that into you…

日間演奏會散場時

2020的第一套電影。

某人看了說好看,因為是愛情片,猶豫了。當年一個人看《奇幻逆緣》完場時哭到幾乎崩潰,記憶中之後都沒怎樣看過愛情片。唯一記得是《About Time》,溫柔的他帶失戀的我去看,讓我好好大哭一場再帶我去吃心太軟,一邊吃心太軟還一邊在哭⋯ 「未來改變著過去的記憶」,這些與愛情片相關的記憶都沒忘記。

電影是好看的同時也帶來深刻的心痛。完場時胸口的痛充斥整個身體,也沒法好好說話。陪我重看的某人問我好看嗎有冇喊呀,呼應著赴約前我想逃遁的心情。收工前意識到請他陪我重看大概不是一個好念頭 — 淚點低的我會覺得脆弱,而某人的口吻像等吃花生。離開時急速的步伐中他問我係邊個位喊,我都無法好好整頓心情,那當然某人也不是真的想吃花生。一邊行一邊答一邊想起《Before Sunrise》,本來該是很浪漫的事,但對方沒有這個意也當然沒有這個感覺,只能忍住心痛談笑風生起來。

這部電影的福山雅治給我的感覺和以往很不同。我仔細投入看彈古典結他看得入神,他的真的在彈,而音樂聲牽動著內心好多複雜但療癒的感覺。縱然後來看了好些影評說情節太堆砌和牽強,但福山雅治和石田百合子飾演的男女主角之間感受到真摯。幸好經歷千山萬水般二人最終都能再遇,電影留白了「結局」,但我想即使再遇到困難都能再坦然一起面對吧。

電影有在巴黎取景⋯ 雖然很想去而且未去過,但到底能不能鼓起勇氣去,大概孤獨還在都沒有這個可能⋯

Power of name

重看看到這幕好感動。當千尋幫白龍記起自己的名字琥珀川,兩人的連結更深了。

***

有時候會想,自己起給自己的網名,某程度上給了自己制約。

因為村上書中的一段話,用了這個名字超過十年了。但其實無論那段說話,或是衛星的存在(和裡面的俄羅斯狗狗),都相當寂寞。

選一個寂寞的名字,原念就是隱藏的存在。那天某人給我send了段文字講年紀大了既想聚會又不想聚會的矛盾。早於寫blog之初就已經有。不過後來沒料到寫blog玩推特都讓我生命有重要的轉折遇到不少人,倒很像村上那段文所說的。但當中遇到重要的人,卻不希望像文一樣分離,回到空虛中。

說回網名。其實當中的意義是一份制約,以前都一直容許存在,但已經不想了(但也不會因而改名)。因為我想知道 / 願意讓你知道名字,同時也希望能真正認識你 / 讓你真正認識我,希望這會吸引真誠和實在的連結。

有幾套喜歡的動畫,名字在當中是重點。《你的名字》固然是,《夢幻街少女》的天澤聖司,也是用名字吸引月島霞的注意。從前都沒留意,看完《千尋》就將那共同點連起了。

好籠統的解讀可能名字於《千尋》來說是身份、是自我。但同時也是一份信念。

不能忘記自己的名字,也不要忘記自己的信念。

The Midnight Gospel

面書電椅谷谷主介紹呢套剛在Netflix上的卡通,形容為好癲同好new age。光是呢兩樣已經吸引想追了。

剛看完Ep3。不曉得谷內留言的人對new age認識多少,每集資訊超級多(簡直就像迷幻哲學式的before sunrise 邊行邊不停講,好痴線😆)。有些是哲學的課題也有思索過,有些是早已認識的new age 資訊,也不至於難消化。但資訊多,不曉得故事行進有沒有象徵意義,每一集大概要看好幾次才可以充分接收。

畫風簡單色彩繽紛,迷迷地幻又有點血腥(但不恐怖),都好好適合午夜睇。

Ep3成集好多貓,所以要記一記。😹

《單身動物園》


很多時,我會在這個話題中迷失。

朋友早陣子向我哭訴,說拍拖十年的男友堅持不婚,她被父母迫得緊,兩邊不是人。

我問她,你是不是想結婚?她說是,然後告訴我已經過了生育年齡;告訴我獨女要照顧父母好辛苦,她希望伴侶能分擔;告訴我老來會孤獨無依,死了會無人知⋯

我想起我那不在人世的舅父。他從來沒有拍拖,更遑論結婚。他告訴我說,他一心一意照顧我婆,所以要我承諾他終身不嫁,照顧他一生。

那陣子,太后、他、皇上接連患病。超過七年,我都沒再談一次戀愛。

雖然後來經歷了一場很痛心的戀愛,但是學到的明白的也多。只是要再遇到情投意合的人,不容易。

某夜有個人邀我出外晚飯。他滔滔不絕告訴我單身有多好:單身不用顧慮另一半感受,不用交待行蹤,不用費煞思量安排活動,自己要旅行說走就走。不想花心思辯駁,只回他一句:「好自私。」他應道:「自私有何不好?」

過了幾天好納悶,安裝了人生第一個matching app,免費的。很快就有人對上,對方主動say hi。我坐在Cafe Corridor 有一句沒一句回應著,對方於我完全陌生。我在如大家催促般為自己擴闊機會。

第二天對方send了好幾次message給我,我沒覆。第三天晚上,我坦白告訴他,其實我是心情不好才開始玩,第一次玩。而這種方式去認識和對談讓我覺得很不自在。

另一邊廂,有男同事忽然開始whatsapp 我。他邀約試公司附近新開的burger shop,我說好。然後,對方就開始whatsapp 來,去了行花市,有甚麼好玩好買;午飯後聽我說要買書就跟我到書店;在辦公時間,堅持要處理好我的iPhone 問題,即使我說會自己搞定,他也一直堅持,讓我好生尷尬。

這個同事平時也有傾談,政治立場也一樣,大概年齡也相近,但這是不是代表一切呢?我甚至乎對他的感覺留在「有共同話題的同事」而已。是不是因為我單身,就要接受一切「有可能」的機會?

問自己,其實也想找到伴侶。為甚麼?

「因為想被疼錫」

「因為想要擁抱」

「因為想幸福快樂」

然後,其實這與我想要結婚的朋友有甚麼差別?只不過她想得到的好處在外,我想得到的好處在內。

另一邊廂,我自問不是嚴格型的女友,我不愛管束,相信相愛就能信任,交待行蹤不是差事,是互相關心的表現。對方不說,我也不想迫問,勉強得來的從來沒有幸福。所以,我也沒法為自己建構一個信念,覺得堅持單身就是免失去自由。

看完《The Lobster》,我只有一個想法:

讓我快快變成貓。

從此得到人類喜愛,我也能夠盡情撒嬌,免卻塵世苦惱。

《秒速五厘米》

%e7%a7%92%e9%80%9f5%e5%8e%98%e7%b1%b31

因為新戲的緣故,推特討論起《秒速》。於是,重看第三次。

好多的細節都模糊了。漫長得像永遠不到站的冬夜火車、久別重逢的淚、櫻花樹下的吻、耀眼往天空奔馳的太空船,還是瀝瀝在目。

有推友說不喜歡《秒速》,很喜歡OST很好,畫面「靚到流淚」,但對男主角卻不欣賞。

所以重看了。第一部,就已經完全沒法止住眼淚。

『在那一瞬間,我好像知道了「永恆」、「心靈」或「靈魂」的意義』

我想,大概推友不滿男主角無法釋懷初戀,無法往前走,甚至乎,連交往三年的女友都選擇離開。

因為心。

我是這樣想的,貴樹並不是無法往前走,只是沒有再遇到一個靈魂心靈相交的人。如果曾經在關係中有過這個感覺,是難以回頭的。

或許會說貴樹沒有把心放開,所以也封閉了自己再遇上靈魂相契的人。但我想不是的。跟前女友不是通了過萬的短訊嗎?心的距離也不過只前進了一厘米。

靈魂相契,人生,能遇到幾個。沒有一言,不需多一語,你輕輕的抬起手臂,我帶笑伸手進你的臂彎。溫柔的靜謐勝過千言萬語。

孤單的貴樹,選了一條難走的路。但他一點也不茫然,只是沒有再遇上對的人明白他而已。

自由

  
(一晚三篇著實有點少見😆)

元宵夜,突然發現自己過往真的很silly。

想得無謂太多,沒顧及別人感受。

更甚的是,看到自己輕率的一面。

然後忽然地覺得心裡自由了。

放不開的是心。放得開也是愛。

金枝玉葉

IMG_8963.JPG
從大銀幕到VCD,再到DVD。

今夜看到轉折劇情前,影碟播不下去了。

經歷過這麼多年無數次轉盤內轉動,最後,它播不到最後。

就像家明送給玫瑰的生日卡一樣,音樂聲,最終都會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