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

做完面發覺附近有這家黃店,想快吃完回家,就來了。

水餃又大又爽,配紫菜湯底好甜;石磨腸粉夠滑,豉油好味,配椒碎和蒜碎好惹味,吃得好滿足。

列入本人想經常去的店了。

達磨

年頭和桔晚飯,收到這個可愛的達磨。放在櫃裡很久直至最近搬了office 才放出來。

記得當時大家plan了京都行要去勝尾寺,結果都沒有成行。這年的變化還在繼續,到底可以幾時再去日本都未可知。

希望疫情和時勢都能轉好。香港人要有自由先可以去旅行去得開心呀~

碎念

第四個星期看野豬了。要連續覆診狀況已經很久沒試過,這幾次野豬把脈時都沉默不語好久和皺眉。剛剛一次看起來好苦惱:

「點解個脈可以咁弱⋯」

那刻我沒特別在意,想衝口而出問他「係咪嗰頭近」又吞了回去。這些玩笑說不得,也不是說笑的時候。

回家靜了好幾天,想起好多年前連續覆診一直反覆,野豬用了好久聽我說話,苦口婆心說「唔開心點食藥都唔會好,咁樣又何必浪費錢⋯」

這兩天全城恐慌,我倒覺得平靜。一直懶去更換BNO,所以兩本護照我只有一本。當然絕對不想更差,但或多或少都有赴死的準備。本來戒了好久的「爛命一條」今天跟朋友們宵夜時又差點衝口而出。到底我有多不愛自己,才一而再再而三搞到自己咁樣。

早兩天開會時一下子遊魂,想起與某人乘巴士的片段,有好多時他總會撳電話,我就好無聊的四圍望。遊魂時不知怎的覺得如果能靠在他肩上會有幸福的感覺。當然現實是沒有發生過,但奇怪的幸福和溫柔感在遊魂時都會出現。到底我多久沒機會沒安心把心和身交付予人,才會發這樣的白日夢?

當然是好想有,但現實沒有也不能強求。

彩油裡有一枝油,上下都是透明色 (clear / clear)。好記得老師講這枝油時說到人的三苦:得不到想要的、得到不想要的、不知道自己想得到甚麼。當我越明瞭美好的愛情是怎樣一回事,就越加感覺到第一種苦。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無題)

這兩天想起他。

他身處的地方醜聞不斷,濫捕濫暴,被有良知的人討厭、咒罵,有否細想過當中緣由?有否覺得自己助紂為虐?有否覺得自己斷送香港?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偏偏喜歡你

(後滿月的餘暉)

沒想到會有這樣一天。

本來前一天,在想還是算了的時候,第二天收到他的message,問我是不是把message del了。

用了近半天的掙扎,最後想,如果跟往日一樣的說沒事、逞強,事情還是會如往日的發展,於是坦白告訴他del了。他問我想說的是甚麼我也坦白說了,但當時在想的是還是不要見面,那樣就會給自己製造痛心多一次,所以也沒回覆一個見面的日子。

今天早上明明整個人都在低氣壓,開會時惘然得心痛,但忽然,不知何解對他的惘然感全然消失,被不知那來的暖意包圍著,中午時就收到他的message。

可能因為惘然感的消解,於是講笑回覆今日見面。沒想到他回覆了。於是賭氣後10個月,我和他再見面了。

約見買東西的地方在新城市,新城市黃店不多,就搭車到馬鞍山晚飯,店裡有歌手在唱歌。因為客很多,其實也不太聽到歌手在唱甚麼。到吃著意粉的時候,才認真聽到歌手在唱:

「情意已失去,恩愛都失去,我又為何偏偏喜歡你。」

滿口意粉差點沒噴出來,心裡問了句「天使你搞咩呀」,都不知是sign還是巧合⋯

持續好久沒胃口變得出奇地好,但也說了不少蠢話,看到他突然的黑臉。本來嚷著甜品要叫香蕉船,又順了他意點了心太軟,結果⋯

(其實見到一刻我尷尬得呆了,不過他好像沒事一樣⋯)

因為可以點歌,我叫他點歌他不肯,我說選首鄭伊健的,說笑要點數碼暴龍、全城效應和極速。後來我點了一首歌但歌手說唔知咩歌,就算了。(不過好開心聽到久違的張信哲)

相隔這麼久沒見,當然心裡希望會有一點改變和不同,但感覺到比惜日相處更像普通朋友一樣,雖然好像好多宇宙給的sign,但現實他的反應已是回應。但至少學會,撇除情愛,也可以坦率的喜歡一個朋友,重要是他覺得舒服就好。而我,以後有機會再遇上甚麼人的時候,也不要再自動化的落閘反彈反應慢隱藏真正的感受和說蠢話了。

那首歌手不知道的點唱歌其實有點傷感,但其實好觸動我。本來如果能唱出來是希望他知道(其實他聽了可能也不知道,而且他也沒好奇我點的是甚麼歌)。也怕哭出來。但,已經不重要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淚倦極入睡發了一個短夢,醒了。3:03。

夢見跟睡前所難過的事發展了一個相反方向的版本。

同一個人相關發生的事和類似的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夢是現實的反映?醒來後感覺更迷惘和難受。

睡前把不讀不回的訊息del了。

因為灰心是件很痛的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金星逆行

金星逆行呢。

昨夜睡前有好多事浮現。往日遇過的人,發生過的事,之間的互動,到底經歷了甚麼,傷心過後又學會了幾多。

這幾天是有漣漪。一邊反應,一邊思索合適的回覆,但又作了一個大概令對方不快的決定 / 回覆。睡前想,對方所做的固然不是理所當然,但我有沒有足夠讓對方感覺到我的謝謝。

我有說的,可能在思索合適言語的時候,情感沒有好好表達。

又或許是我想太多。可能相處的緣份才最重要。如Murphy’s Law般,緣份不夠,所以無論怎樣做結果都是一樣。

這樣想,好像對自己的批判輕了點。

灰心、失望,也會少好多。

White Sage

早陣子醫師DM邊度有鼠尾草買,家中有存貨就分了幾棵給他試。通常佢問「邊度買」同「幫我買」無大分別,本人都願意做代購坑人落搭,經桔介紹買了這個組合 x 2,一份給自己,另外的聖木塔香是坑野豬的,哈哈。

這批鼠尾草好白好香,後來和pole dance 的老師講起水晶,又分了一點給她坑了她和髮型師男友落搭。不曉得她喜不喜歡,始終能量的東東不是人人一時三刻接受得了。

當然希望多些人用鼠尾草是好,為自己和世界清清能量,減輕宇宙的負擔啦。

The Midnight Gospel

面書電椅谷谷主介紹呢套剛在Netflix上的卡通,形容為好癲同好new age。光是呢兩樣已經吸引想追了。

剛看完Ep3。不曉得谷內留言的人對new age認識多少,每集資訊超級多(簡直就像迷幻哲學式的before sunrise 邊行邊不停講,好痴線😆)。有些是哲學的課題也有思索過,有些是早已認識的new age 資訊,也不至於難消化。但資訊多,不曉得故事行進有沒有象徵意義,每一集大概要看好幾次才可以充分接收。

畫風簡單色彩繽紛,迷迷地幻又有點血腥(但不恐怖),都好好適合午夜睇。

Ep3成集好多貓,所以要記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