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nswork

因為公司洗地氈所以早收,約了友太子晚飯,中間有三個多小時空檔,扣了看蟻俠兩個小時,還有一個小時空檔。原本是到新的星仔旗艦店,豈料完全坐滿人,只好到近戲院附近的店小坐。

點了tea set 一人份waffle餐,旁邊的不是cream,是帶甜蛋白,不膩,好味。店沒人,可以開卷,夠晒早放的Chill感。

店還有其他食品,下次去再點。

「我覺得識到你真係好幸運,如果我地嗰陣係埋一group就更加幸運啦。」

怕有天忘記這夜聽到的由衷之言,是以記下。

或許在感情而言我的確失敗,但友情我一向無愧於心,也感恩有很多摯誠朋友。

也算不枉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Crystal Skull

再上星期的事啦,到彩油老師的工作室聽關於水晶頭顱同水晶龍線的講座,見到這個來自瑪雅的水晶頭顱真身。其實我對這個形態的水晶沒感,不過抱著知下都無壞的心態,所以去聽了。

講座大概兩個幾小時,好多資訊,補完了有時不明白的部分。不過因為太多資訊,而且有機會親手摸了都沒感,就買幾張「有能量」的卡留念。

話說起來,這個水晶頭顱守護者是個能量好peace的女性。世界之大,真的要慢慢探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Mamaday

在老師的工作室樓下剛搬來的一家Cafe 望街,每次上工作室時都去開餐,一邊開餐一邊望住對街一樓螢光招牌舉起手指尾的手。一直好奇到今天,上工作室前有好多時間,可以行遠(一條街)開餐。

點了個過百元的鰻魚飯和蜂蜜咖啡。鰻魚飯相當好食,賣相佳,但發現有點不夠飽(可能太餓),咖啡也好飲。但因為蜂蜜滴在碟底結果不慎黏起再一跌,好端端的碟最後粉碎了。

因為到店時候尚早,起初店播的音樂比較搶耳。後來漸漸人多,一枱枱三五成群年輕女生食飯傾計,以桔的標準可能吵耳了。不過對我還可以,因為我有一專注就作聾的特性。

不知有沒有人看過來?

其實對我來說算不錯的cafe,招呼也算周到。hea了個多鐘看書,店員問要不要加甜品。也明白明明好快清碟都額外坐多近一個鐘給文青打卡cafe帶來的難處,想靜靜久坐看書看來還是返過對面好啲。

那段年月有多好

原本想著大概看不到了,朋友在歌迷會那邊幫我買到飛,在尾場跟粉絲們一起拿著燈牌一邊忙著遮臉一邊看(總要有點貢獻)。

怎麼能解釋這感覺,一邊聽著他在我眼前唱歌熱烈的揮著手,一邊被每首歌觸動,回到第一次聽不是原唱唱的老了十歲。

時光這個壞人 偏卻冷酷如許

離場慢些也不許⋯

Sushi Love

新老細上場,她的阿姐的阿姐宴請歡迎午飯,公司數一向食得豪。四百limit我卻揀了二百多的,卻是喜歡吃的組合。

舊老細懷著滿肚鬱結悻悻然離去,新老細上場前兩個姐級分別召我入房面談洗底。經歷兩年多時間洗禮,一邊忍著沒說出的話一邊點頭和輕應示意明白,身不由己卻也是磨練。

希望食完這餐後,以後每餐都是安樂茶飯。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日本小感

十年無踏足過日本,此行對日本的既定印象改觀了。

覺得物價貴,卻原來吃的買的都比香港便宜,質素還很不錯。

覺得人很多,事實上人真是很多,尤其因爲住在新宿區。但日本雖然人很多,但喜歡的地方卻很悠閒,真正的有恬靜感。

覺得日本鐵路線很複雜,卻不知不覺在三天乘了好幾條線,在新宿駅穿來插去,幾乎沒有難度。

覺得會想上一次到日本一樣,沒兩天就想念香港。豈料不止不情願離開,還念念不忘,這幾天都一直想著很多想看想到的風景,想吃的美食。

這次到訪日本時間真的太短,相機都沒怎樣出動(只在淺草寺影了幾張)。希望下次去多點時間,有個伴兒,慢慢逛慢慢影。

Coffee Job

和姐及朋友結伴逛旺角,肚仔餓碌去開餐。星期六下午不用排隊有位坐,有點驚訝。

睇價錢點餐,叫了肥牛熱狗(Burger要過百,不值。又不想食全日早),吃到一碟都是,而且比較喜歡有腸的熱狗,下次不貪新鮮了。

吃罷開始濕平時才醒起朋友妻在旺角開了小店未幫襯,唯有留番下次去。

Belief

你值得真正的快樂

你應該脫下妳穿的保護色

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

能不能就讓悲傷全部結束在此刻

重新開始活著

– 因爲這首歌,我入教了。

SuperDon

午飯常去開餐的店,常去的程度是在Swarm做了Mayor。

除了常吃的角切魚生飯,這個和牛咖哩飯也好出色。平常拍了照就邊啃書邊食(坐bar枱萬歲!),今日上桌發現米老鼠。

影咗相就當然要開動啦。好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