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Full Moon

是Full Moon也因為皇上腳痛,特地請了假帶皇上看野豬醫師,也順便清清好像未斷尾的感冒。

結果到我看病時提到不知何解胸側見痛,也不是肌肉酸痛的痛,像傷患。豈料野豬除了一貫責罵我「叫咗你唔好學(Pole)架啦」,還額外用「形而上」的解釋放炸彈,說學了咁多野都係咁,自信心無提升過,所以胸側唔知咩抱穴(我忘了,當時太錯愕)先會有結,會痛。

沒料到被野豬放炸彈,於是急退出診症室避難,結果一發不可收拾,淚如泉湧。明明知道野豬只是不諒解,我也不需要他諒解,因為這些年我感受到自己的改變。但淚還是忍不住一直的流,直到用完一包紙巾,皇上在內的針灸快停,才硬著頭皮忍住淚付錢離開。

當然這些年都有陸續聽過關於這個課題的說話,但出自野豬的口也未免太震撼。其實沒有怎樣介意過別人如何想,但再靜想一下,感覺到很多很多的無力感。縱管說順著流走,但自小開始已經感到是命運的布陣,我也希望能輕輕鬆鬆過人生,建立自信心。可惜回頭一望經歷很多之後,除了硬著頭皮叫自己堅強啦振作啦撐住啦,我還可以做甚麼。

我是很軟弱無力,每一次咬緊牙關衝過時都咬出了血。而我知道就算從頭再來也是一樣,像「大隻佬」一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