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

與某人談起,他說想走了。

沒資格也沒理由要人留下。但看到回覆的時候,心開始痛,忍住眼淚幾個鐘不停吞回肚裡。

人生於世,總有人留有人走。我沒能力走,也捨不得走。其實是悲傷的,問問自己也預了最後一步。回想之前某天給自己一個決定,本來覺得捱到盡頭了,可是忽然出現的workshop拉了一把,也盡力給自己人生有點意義,結果遇到更多的人,認識某人,心靈和生活也豐富起來,有一段時間以為那決定可以放棄。但71後香港變天,意義開始無以為繼,那決定在痛苦的對答中再度浮現。

走不了也捨不得走,過往經歷過的苦難也夠多了,這次可能真的捱不過。如果某人要走,要照顧皇上的責任也完了的時候,那大概會是永訣。

說不出口唯有給自己一個紀錄。不是黑狗又作祟,只是太累了好想得到釋放。

用了半生對得住所有的人,也是時候對得住自己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