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朋友總是說,他值不得,由他去吧。

可是我的心還是會痛,輾轉夢中還是看到他的身影,夢中醒來段段往事總是浮現。

不敢在人前哭,怕被說沉溺自己。但心裡有很多很多的眼淚,一個人的時候會缺堤。

連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這般。

更討厭精神分裂的自己。

如果世上真有一個機器可以把一個人從記憶中抹掉,我想我願意試。縱使總是說過往的一切開心快樂都是經歷,但此刻的痛,像無止境的深淵,讓我很想把一切盡快結束。

或許,只差那一絲不該有的勇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