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豆

她和他晚飯後離開商場,天上下著毛毛小雨。清涼的風吹過她的臉龐,她看著昏黃街燈下的雨影。

「下雨呢。」說著伸出手想要接著雨。

「有帶傘嗎?」

「沒有喔。」剛病癒的她輕咳了聲。

「我有。」然後他在背包裡拿出傘,「不能再病了。」說著打開傘。

從商場到車站只是十數分鐘的距離。她與他之間是他打著傘的左手。她想挽著,但她知道的手會加重他的負擔。而且,也沒有這個權利。

「是ULA呢!本來想買把黃色的,但找不著⋯」

「是嗎?我公司附近好像有,見到的話就幫你買好了。」

縱然途上並沒有人在意下著的毛毛雨,到車站的時候,雨點還是在傘上留著輕輕的痕跡。他收傘,揚了揚捲著,魔術貼老是黏不牢。她默默地取來,仔細地捲好,還了一把整齊的傘回去。

他接過,給了她一個滿足的微笑。

*** ***

當她離開商場的時候,天上下著密密麻麻的雨。

她拉一拉衣襟,毫不猶豫地走出去。

雨打在她的髮鬢上,衣服上,裙擺上。她忽然好想要一把傘。

她明明喜歡在雨中走著,任由雨水給她洗滌。

但是她卻忽然想要一把傘。自從。

「不能再病了。」他說。

走過濕滑的街道,站在排滿雨傘的隊伍後。

馬路上的車來了又去。她拿出電話,解鎖,用手抹掉螢幕上的雨點。

「Intensed rain. Hope you have umbrella」

再抹掉螢幕上密密麻麻的雨點。

抬頭看了看駛來的車。再看回螢幕。

「Read」

靜默。

車陸續在跟前來了,過了。絲毫沒有動靜的畫面。

她咬咬牙,抹去螢幕上的雨點,把電話放進濕透的手袋裡,抬頭凝望下一輛到來的巴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閒讀 and tagged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