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

很早已經約定到朋友家,心在前一晚的波動很想和你飛,問了朋友改不改期,朋友說照舊,所以還是依約赴會,同時還準備好衣裝如趕得切和你飛。

約了在朋友家附近見面brunch,她的先生也來了。見過幾次見打擾過幾次沒怎麼談過話,豈料一坐下他就說:「壓力好大喎你,能量好差下。」那才知道他是屬於敏感體質的麻瓜。

吃完brunch就和另外的朋友回到朋友的家,坐下跟兩個小動物朋友打完招呼,朋友就一直不停點sage,洶湧而出的白煙,衝著兩個能量低的人纏繞清理。

及後在朋友家中手作仔、談天、試新學的渡過了半天。本來耿耿於懷離島的約定,結果卻是朋友拉我回到重新調整平衡的機會。

晚飯時終於開口說新聞的資訊。朋友P說,每件事發生都有原因,可能遇到不公義也是一個學習,不過過程非常痛苦而已⋯ 納粹都可以瓦解,所以是會有因果報應的。

謝謝朋友的一番話,結困住的自己帶來一道門。

過程雖然好痛苦但絕對不能崩潰,點都要頂住。

要頂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