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買了247。

達成了長久的一個願望,但沒有感到高興。

那對247連鞋盒和購物袋就掛了整整五天,沒有開過盒,沒有看過一眼。

會買,因為像是完成一件事,一個儀式般。

忘了已經是第幾次相對坐著,對方低頭不斷按電話。一次又一次不禁問自己為何坐在這裡。

這個坐在你面前的人,在網上跟你說很多話,說了很多窒白的話。網下的對方,這一年你已經見了很多次,但可惜名字和電話都不知道。你不是沒有問,可是對方不想說。

你不禁納罕,這樣的關係說是朋友也未免牽強了一點。每次他發個訊息邀約你出外,你心裡既說不又說是最終還是坐在他面前。吃著那像重要聯繫的馬拉糕,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對方每次低下頭不停的玩手機,你呆看他上了面書上了IG卻跟在網上宣稱他沒有玩⋯ 那感覺像穿越了千件事萬件事定一下神。噯?我坐在這裡做甚麼?

曾經你也想從微小中試著燃點起花火。像光了,又暗了,然後你終於發現,沒有花火燎原,只有沙漠中的海市蜃樓。關係和人都根本遙不可及,中間隔著很闊很深的鴻溝。你明知道關係比玻璃還要脆弱,只需從手機清除一個app便是。你曾經做過,廿多天,覺得放輕了,於是再回去。事實上的確放輕了,但偶爾會期待有一點甚麼會發生,但其實不會發生。

你坐在這裡做甚麼?

然後一天終於你也在面前低下頭按手機,尋找手機裡頭的歡樂。看有趣的貓貓影片,看時事,看新聞。偶爾會笑出來,偶爾會皺眉頭。你知道對方也正低下頭,他不會看到的。

夜裡睡不著時會輾轉反側,思索不會發生的可能性。是甚麼也不會發生,連朋友也不算是。

他依然會偶爾回個窒白的訊息。從前會很介意,為甚麼他不能讓你一點?將你當成女生般讓讓。你知道他沒有 – 偶爾你覺得有的,然後小得像私家偵探用放大鏡看一樣。「其實係咪我諗多咗?他應該無當我係女生看待⋯」

你苦苦想為自己的感受下一個註腳。經歷一年的反復後,你終於明白一句話的意思。

意興闌珊。

就是這樣的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啐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