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著光影旅行》

或許說得誇張了一點,欣賞完88分鐘的李屏賓的攝影和人生,從電影中心步出來的一剎,覺得世界不一樣了。

世界的光彷彿在跳動著,我看到燈和光的路線,光和影的關係。

一 直以來因為喜歡攝影,所以對拍出來的有點堅持。例如,有些相片拍了出來不是要表達的感覺,或者純粹紀錄而hea拍,相片檔就會長期被遺棄在電腦內的 folder被置之不顧。有時更因為這樣,連寫blog 的心情都變得缺缺,因為想要表達的,沒有一張合適或滿意的照片讓我分享出來。所以,馬來西亞之旅的近千張照片,在回港後看完一遍後完全沒有動過,當然也沒 有意欲寫遊記。有些朋友帶我去玩的照片也是,都因為這些理由擱在一旁(當然懶也是另一個原因)。

總是在照拍得不滿意時會嫌東嫌西,嫌天色不佳,嫌器材不好,嫌時間太緊迫,要hea影。

但是《乘著光影旅行》裡,李屏賓回憶跟侯孝賢導演到沙漠拍照時的其中一句話,深深搖撼了我:

天天都是好天

李屏賓憶述在沙漠拍的那套電影忽然下了幾天的大雪。侯導想要拍的是陽光的畫面,忽然來的大雪好像沒休止的意圖,這讓侯導亂了,因為budget 的問題,crew不能沒了期的停工等雪停。這時候李屏賓就建議侯導拍攝下雪的畫面,結果電影就表現出冬去夏至的感覺,短短幾分鐘就有時光過去人生經歷的感 覺。我沒看過那套電影,但都感覺到了。

然後電影又說到李屏賓運用當下的天氣,燈光,道具,表現出導演真實想要的畫面。那刻忽然醒覺到,拍出來的畫面不在於要怎樣的環境,而是作為一個攝影者,要如何在眼前的環境內拍攝到一張展現當下的畫面。

那就是說,拍攝已經由「想要表現怎樣的感覺」轉變成「表現當下的感覺」。

大概對於很多攝影者這是一般常識吧,但對我來說是莫不震撼的。

把攝影套用在李屏賓的人生觀,李屏賓就是走著一條環境給他的路,雖然在電影末透露出無奈,但另一方面,他選了自己喜歡的這條路,也善用光和影,風和雨給他的啟發和禮物。這些可不是一般人能接受,能感恩的。

Leave a Reply